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ell Phone

出自 リブレ出版 萌保証フェア特典小冊子BLUE
『はつ恋』書き下ろし

Cell Phone
著:榎田尤利
译:filyer

我还没笨到要被人叫老师。
这或许是个色笑话。
教师,政治家,医生之中,的确有被别人恭维为“老师”就洋洋得意的大有人在,有人便用此来揶揄他们。然而另一方面,也是存在毫不自傲的“老师”的。
而这样的人,如今正被久我山抱在怀中。
“久,久我山……”
“怎么了,老师?”
“不行,我还在洗头……别闹!”
有些生气地责备道,久我山仍是一脸笑嘻嘻的,现在的自己恐怕满脸通红了吧。
“没关系啊,老师继续洗头吧”
在厕所的淋浴室里,久我山紧紧地贴着头上满是泡沫的曾根的后背,当然两人都全裸着。
大概三十分钟前,曾根来到久我山的家,不过因为觉得自己身上都是烟味,曾根立刻先进了浴室。貌似是刚才在餐厅和学生谈心,可惜餐厅只有吸烟区是有空位的,久我山曾经的班主任现在在自己家里开办了一间英语补习班。
“啊……”
久我山抱紧曾根的后背,将手绕向他的身前,微微抬着头的那里在久我山的手中变得更为昂扬。
“不要……”
曾根的呼吸乱了。
我都快四十岁了……似乎将其作为口头禅的那个人的肌肤,的确没有二十多岁人那么有弹性,可是生来就有的细致感让人觉得很舒服,久我山对其爱不释手。
“老师……”
“……嗯!”
曾根的身体轻微颤动着,久我山的一只手已经游走至股间。曾根完全无法继续洗头,纤细的手指攀住墙上的瓷砖。
中指噗的一声被吞了进去。
久我山能感受到曾根在紧绷着背脊,久我山一边亲吻着爱人的肩,一边缓缓地律动着手指。
“好厉害……老师的里面好紧”
好想立刻进入那里。
想要进入曾根的体内,想要聆听他的呻吟――久我山自己也很疑惑,已经而立之年的自己竟比高中时期还要冲动,然而即使如此,久我山还是难以克制这份欲望。
“啊,啊啊……说了,不行……”
娇喘在空旷湿润的浴室中回响着,变得越发妩媚,虽然久我山想就这么紧密相连,可体内尚存的些许理智还是制止了自己,不管怎样都不想弄伤最重要的人。
伴随着久我山手指的抽出,曾根也扬起了娇媚的喘息。
“老师,快点洗完吧”
“真是的……到底是因为谁才洗得慢啊”
曾根好像闹别扭似地说着,随手擦了擦淌在脸上的泡沫,取过莲蓬,回头瞪了瞪久我山,表情有些恼怒,在久我山看来真是可爱得不得了。
没过几秒,沾沾自喜的久我山便被曾根用冷水攻击,浴室里响起了尖叫声。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有电话,得起床接才行……这么想着可身体却不听使唤,昨晚做得太过分了,是时候该好好收敛一下了,久我山一边反省着,一边在床单上摸索着,好不容易指尖才碰到手机,翻开翻盖,久我山有些嘶哑地嘟哝道“喂”。
“老师?”
“……是的”
久我山也因为律师这个职业而被人称为老师。不过对于这个电话里的声音,久我山并没有印象,不是事务所的同事。
“对不起,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老师,我不会放弃的,虽然知道是有恋人的……可还是不行,我果然还是喜欢着啊……”
“诶?”
久我山撑起上半身,伸手取过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
“我想说的就是这些,那么再见。”
久我山刚戴上眼镜,对方就把电话挂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久我山不解地合上翻盖,突然意识到。
这不是自己的手机。
是曾根的手机,前阵子两人刚换的,相同机种不过颜色不同……久我山的是银色的,而曾根的是白色,平常是一眼便能分清楚的,不过刚醒还睡眼惺忪的久我山却弄错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果然还是喜欢着啊……电话那头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久我山看着恋人安稳的睡眼,只能将手指深深地嵌入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里。


不敢打电话。
短信也回得很短。
见面也会犹豫半天。
久我山有些吃惊,以前完全不知道自己竟是如此胆小的人,有想要靠近曾根的男人在……光是这一点就能让久我山坐立不安,如同被放在温水里蒸煮一般,整整三天都很是气愤,而第四天开始就变得害怕起来,什么时候会被说分手呢。“怎么可能呢”自己心里想着,却立刻又有另一个声音“人的心是会变的”来反驳自己。
好年轻的声音,是大学生吧,不对,也许是高中生,就算对方很年轻,久我山也无法放心,或者说是更担心了,久我山第一次亲吻曾根也是在高中,曾根说不定会对年轻的孩子心软。
――我有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吗,如果是这样的话,真的很抱歉。
收到了这样的短信。
这段时间久我山的回应都很敷衍了事,也难怪曾根会感到不安,可是久我山还是无法将“你有其他的男人吗”这个问题说出口。
“……久我山”
这一星期都没有听见的声音,让久我山停下了身子。
星期五加完班后回家时,看见曾根就这么站在公寓门前,他抬头看了看什么话都说不出口的久我山,又立刻移下了视线。
“对不起”,他说,久我山的心脏猛地一抽。
“这样简直像跟踪狂一样……对不起”
“啊……没事”
还以为曾根是要向自己提出分手,不过看来不是。然而曾根的脸色却不是很好,仿佛绞尽脑汁想要说些什么。
“……久我山,对我厌了吗?”
这怎么可能,久我山刚想回答,曾根却先一步开口,虽然笑着,却仿佛快哭出来一般接着说道:“没关系,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可是,我不喜欢这样不上不下的,你就直截了当地说吧。”
“老……”
“我不需要理由,你只要说一句话就好,只要你说想要结束,就这样……我没事的。”
声音带着些许哭腔。
一边说着没事,漂亮的眼睛却湿润地泛起泪水,久我山慌了神,不能让这个人哭――连正站在公寓的公共走廊里都不顾,久我山紧紧地抱住曾根。
“怎么可能会厌呢!”
久我山有些生气地说。
“真的,吗……?”
“就算人生有三百年,我也会一直喜欢老师的!”
要是从前的自己死也不会说出的这种话,现在却老老实实地说了出来。
曾根的手腕有些顾忌地动了动,缓缓地环上久我山的背,深深地叹了口气:“太好了……可是你这个星期都有些……啊,不好意思,有个电话。”
手机震动着,曾根将它拿起。
“喂,田村,怎么了?……诶,是吗?可是,她不是有男朋友吗?……刚分手?时机真巧啊!太好了呢!”
好像学生发生了什么好事。
听着曾根开朗的声音,久我山的心情也变得明朗起来,那个电话什么的也就不要去管它了吧。
“……诶,电话?上个星期……一大清早……?没有,我没有接过啊……”
久我山看着疑惑不解的曾根,忽然茅塞顿开。
难道说。
难道说,那个时候的电话是……。
“大概是我睡糊涂了,总而言之,能够顺利就太好了,下次记得介绍女朋友哦?嗯,那再见了”
曾根挂了电话,微微笑着告诉自己:“学生的暗恋成真了”
“他很认真地找我商量呢,还记得吗,上次在餐厅里搞得浑身烟味的那次”
“……是啊”
“久我山?你怎么了?”
“没什么”
怎么回事,自己也太让人羞愧了。
随便地误会,嫉妒,害怕分手……。真是的,要是有个洞自己简直就想钻进去了。
“……老师,我是个笨蛋”
久我山叹了口气,再次抱紧曾根。
羞愧得脸都不想让人看见,耳根仿佛被烤熟了,头顶心都冒着烟似的。
曾根虽然有些摸不到头脑,但还是轻轻拍了拍久我山的背。
“就算久我山是笨蛋我也喜欢啊”
他温柔地说道。



注:
第一句话原文里是“先生と呼ばれるほどの馬鹿でなし”,不太能确定怎么翻……希望各位指教一下|||

电话里的那句话……可能会有点怪,因为日语里省略人称代词是很平常的,不过放在中文里就有会点……OTL但是要是把人称代词翻出来久我山也就不会误会了……|||
関連記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kyokisama.blog97.fc2.com/tb.php/411-adadebc3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witter

Twitter < > Reload

プロファイル

安里

Author:安里
どーも安里です!属性は腐女子w
このブログにあるのは全部無意義なひとり言。
趣味は撮影と読書・・かなあ(*´∀`*)
人形とネタバレがあるので、
苦手な方はご注意下さい。




応援

ch-b
spiel
zecca
chiroroom













最新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
タグクラウドとサーチ

kcタグクラウドV1.3
本棚
リンク
全記事表示リンク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