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ear brother-05

今天去了JACK店里吃蛋糕,真好吃~
聊了一会发现每个人都有历史啊= =+……
前几天整理橱的时候发现了我的历史OTL自己都被自己囧到了
顺便,我终于拿到我的初恋和双子了,我想死它们了XD
  祁壜十二岁,芭亚斗七岁的那个夏天。两人把暑假的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志愿者活动上,那天也为了「爱之家」的孩子们展开义卖会而忙碌着。回家的路上,祁壜已经精疲力竭了,分派给快要初中毕业的祁壜的工作比想象中多得多,反而芭亚斗倒是很精神地一边高兴地吹着口哨,高高地甩起左手走着。多亏了志愿者活动,弟弟也不像从前那么怕生了,今天也和孤儿院的孩子们开心地玩在了一起。
  父亲执意让自己参加的志愿活动,说实话祁壜也觉得很麻烦,有时会想要买游戏或者机器宠物而想去打工,但父亲却会以「零用钱买不到的东西是不需要的」为理由拒绝。
  父亲如此地执念于志愿活动,或许就是为了让自己养成节省的习惯吧。
  和以前相比孤儿院的设施和待遇也好了很多,可是孤儿院的环境还远远谈不上优良,一天虽然能拿出三顿饭,可饭量却很少,所以在孤儿院里见不到胖嘟嘟的孩子。
  衣服也是别人捐献的,在祁壜的家里的话,那些一定会被保姆丢掉的衣服在这里却被小心地收拾保管起来,能够珍惜东西这一点纵然很不错,可同时却不禁让人觉得「又穷又可怜」。看着穿着自己和芭亚斗已褪色的衣服的孩子们,即使只是自己也只是孩子都想买新衣服送给他们。
  祁壜和芭亚斗是单亲家庭,但生活一点都不拮据,保姆会做好吃的料理,温柔的父亲每天晚上也会拥抱自己,没有志愿者的休息日也会带自己去游乐园或者去野营。
  院里的孩子们虽然有院长妈妈的拥抱但却得不到父母双亲的怀抱,也没有人能带他们去游玩,和他们比起来,有着父亲的自己实在是不知幸运了多少倍。
  是因为比自己不幸,才想要帮助他们,如若不然,那是否就不会想帮忙了吗,祁壜的脑里浮现出了这个疑问,不能完全否定帮助他们是因为觉得他们「可怜」。
  大概是去年,有一次和院长单独谈了一次,祁壜听说了在孤儿院里有小时候父母双亡,没人愿意接济的孩子,有父母犯罪服役,没人照顾的孩子,还有在出生前就被放弃了养育权的孩子。
  父母无法照看那也毫无办法,但是在出生前就被抛弃实在是太过分了,如果要丢掉,如果不能疼爱的话那不要生出来就好了,为什么要特意去将他生在这个世上?让人不可理喻。
  「哥哥,救护车」
  牵着的芭亚斗的手突然用力地握紧自己,祁壜抬起头看见上空的救护车鸣着笛驶近,救护车缓缓放低高度减慢速度,转进了右边的小道里。
  「就在旁边,我想看!」
  芭亚斗拖着祁壜的手把祁壜往巷子里拉去,祁壜心想着估计是有人倒下了必须叫救护车来,去凑热闹有些不道,可抵抗不了好奇心。就看一会……祁壜这么想,便和弟弟一起进入了救护车消失的右边小巷里。
  那里已经聚集了压压的一片人了,被大人们身影遮住什么都看不见,巷子旁边的公寓窗口探出一名年轻男子的身体大叫着「掉,掉下来了」,不知道是有人跳下来了,还是失足掉下来了……有可能人死了也说不定,那样的话就不能让芭亚斗看了,看见落下七零八落的尸体,万一他晚上不敢去厕所就麻烦了。
  「什么都看不见啊,我们回去吧」
  祁壜牵着芭亚斗的手相离开凑热闹的人群时,人群中的缝隙间闪现过一道绿色的闪光。
  「啊啊啊啊啊」
  有谁惨叫起来,凑热闹的人一下子往后退,一齐奔跑起来,被四处逃散的人群淹没,祁壜也不自主地跑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即使是孩子也能察觉情况不妙。
  小小的手掌的触感在指间消失了,回过头也因为人群的推搡什么都看不见。
  「芭亚斗!」
  祁壜就算想找,但却无法转身,甚至连站在原地都办不到,祁壜被四周的人浪推着向前,不得不向前进着,好不容易出了巷子,终于可以松口气回头了。
  「芭亚斗,芭亚斗!」
  即使大叫着,也见不到弟弟小小的身影,渐渐的人群散开了,祁壜可以清楚地看见四周了。
  在没有人群的街道上,只留下了几块色的影子,其中最小的一块,正嘤嘤啜泣着喊着自己的名字,色的头发,蓝色的T恤。祁壜急忙跑了过去,芭亚斗的右脚泊泊地留着鲜血,将石阶都染红了。
  「痛,痛痛啊。哥哥,痛痛」
  鲜红的血,混着特有的血腥味,祁壜的身体无法克制地哆嗦着,即便如此祁壜还是脱下自己的T恤裹在弟弟的脚上,用满是鲜血的手取出手机。




  地板大概被打扫过了,秽物和味道都没有了,祁壜被换上芭亚斗的裤子坐在地板上,夜风吹得房间丝丝凉气,光着上半身,头发也没有吹干的祁壜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拷问没有继续下去,芭亚斗坐在床上,打开罐装啤酒喝了起来。
  「我们谈谈吧」
  如果他喝醉了就没办法好好说话了。
  「父亲是想把遗产分给你的」
  没有回答。不过芭亚斗应该是听见了。
  「只要你离开反政府组织,我也会很高兴地把遗产给你的」
  「你很了不起吗?」
  恐怖分子不经意间自言自语道。
  「你能够批判『A/R』很了不起吗」
  「这不是了不了得起的问题。从暴力里你什么都得不到」
  「『A/R』是垃圾」
  芭亚斗用力握紧啤酒罐道。
  「可是世界政府更加垃圾」
  芭亚斗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我也觉得现在的世界政府的做法不是最好,这只是一味地扩大贫富差……」
  「老爸他……」
  话被芭亚斗不留情地打断。
  「老爸他是都市部的中学老师,有了身份的保证,一次都没有体验过贫穷的滋味,你也是一流大学出来的,在国家政府机关工作。……是海碧尔亚研究所对吧?已经被保证了优越人生的你怎么可能想象舔着脏水生存的人的生活?」
  「在hope town生存的人和你加入恐怖组织没有关系!」
芭亚斗沉默了一会后,对着祁壜叫道「呐,幽灵」。
  「你快消失吧,说出罗瓦索的钥匙在哪里后就去死吧。」
  幽灵,尸体,死人……这样的臆想不断,停不了。面对着不做声的祁壜,芭亚斗咂了咂舌。
  「一开始就错了啊,要是许下『活过来说出罗瓦索的钥匙在哪里』的愿望,也就没现在这么麻烦了」
  芭亚斗可能是吃了什么禁药,由于药物影响而产生了妄想,从前也做过药物对人体影响的实验,反应按人体本身而产生变化,芭亚斗其他并没什么奇怪只是执着于妄想「哥哥已经死了」这一点,这样的情况祁壜还从没有见过。
  「你还很年轻,现在回头还不……」
  「吵死了,别烦我!」
  芭亚斗一边怒吼着,一边将喝光的啤酒罐扔了出来,砸中了祁壜的右键,罐子掉下来滚了几圈滚进了床底,因为里头是空的也不是非常的痛。
  在那之后,芭亚斗只是闷头喝着酒一句话都没有说,接着大概是醉了便横卧在床上,不再动弹了。……呼吸也变得规则沉稳起来,大概是睡着了吧。
  祁壜慢慢起身,穿上丢在房间一角的鞋子,屏住呼吸踮起脚尖靠近门口,虽然从里面上着锁,但弯起膝盖即使手被反绑在身后也能够打开。
  伴随着咔嚓的解放声祁壜从房里跑了出来,穿过狭窄昏暗的走廊,下了楼梯,心跳和喘息震得耳朵嗡嗡作响,趁着芭亚斗还没有发现,必须逃得越远越好。
関連記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kyokisama.blog97.fc2.com/tb.php/410-ecae8dc0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witter

Twitter < > Reload

プロファイル

安里

Author:安里
どーも安里です!属性は腐女子w
このブログにあるのは全部無意義なひとり言。
趣味は撮影と読書・・かなあ(*´∀`*)
人形とネタバレがあるので、
苦手な方はご注意下さい。




応援

ch-b
spiel
zecca
chiroroom













最新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
タグクラウドとサーチ

kcタグクラウドV1.3
本棚
リンク
全記事表示リンク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