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ear brother-04

这时间拖得我都已经忘记这是第几篇了OTL

家暴也家暴完了,洗澡也洗完了……
之后很想翻的就是在老家睡觉那段了(很纯洁的睡觉
当中某女打酱油什么的就算了吧?(看我闪亮亮的眼睛)
反正对剧情也没什么影响的啦,反正之后出书肯定有人翻的对伐啦(*´∇`*)

我真不想翻他们俩小时候哎哟……
我说哥哥你就是娘是伐啦!我脑内就一个酵母生龙活虎鲜明的形象……
个搜弟弟就是韩少!哇你们好配哦!(滚

翻的时候还有豆瓣和推特的诱惑嘤嘤……
中途还遭遇了小D挂掉的杯具。(小D,我不好没有你的呀!!!

话说不知道为什么啊……
我觉得我每次叫“せんせい”的时候我都他妈的好兴奋啊!
我是变态啊啊啊!……(然后就一天到晚在推特上找せんせい们聊天……OTL
  天渐渐暗了,四周变得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祁壜就这么被绑在椅子上坐立不安地扭着腰。想去上厕所,可因为被这么绑着一动都不能动。再加上刚才扭动身子时椅子也倒了下来,现在甚至连爬去洗手间都做不到。
  本想忍耐到芭亚斗回来,但已经是极限了,额头不停冒出汗珠,紧咬着牙齿的下巴也不住地颤抖,拼命忍耐在一瞬间土崩瓦解,满是灰尘的地板挠得鼻子很痒,打了一个喷嚏的那个瞬间,下腹部的力量一下子释放了。
  「……啊……」
  声音带着哭腔,祁壜失禁了,自己也无法停下温暖的排泄染湿了大腿和裤子,在地板上积成了一个小水涡,已经完全自暴自弃了,连清理排泄后的自己都做不到。自己又不是小孩子了,却完全不能控制生理,这让祁壜羞愧难当。
  甚至连肚子都难为情地咕咕叫起。
  不想再直视着这样的现实的祁壜闭上了眼睛,身边是冲鼻的氨水臭,不经意地回想起了从前,父亲很热心于公益事业,祁壜一升入初中部时,便被带去了因为种种事由而不能和父母在一起生活的孩子们生活的「爱之家」里,做了一名志愿者。
  不管是慈善义卖还是大合唱,万圣节或是圣诞节的宴会,祁壜总会去帮忙。相较孤儿院的孩子数量,志愿者实在是太少了,时时刻刻都处于缺人手状态。
  第一次把五岁的芭亚斗带去孤儿院时出了些事,刚走进孤儿院没十步,院里养的大狗便冲过来压住了他,吓了一大跳的芭亚斗哭着尿了出来,本来是过来帮忙的结果却变成了要孤儿院借裤子和内衣给他,反倒成了麻烦。
  祁壜本以为经过了那件坍台的事后芭亚斗不会再去「爱之家」了,可芭亚斗在之后还是一直跟着自己去。
  那一天是去院里准备圣诞节派对的日子,祁壜正在帮忙整理拉炮,本应该在装饰圣诞树的弟弟却跑了过来,双手做出个小小的喇叭放在祁壜的耳边轻轻地说。
  「……哥哥,有碧尔亚种的小朋友哦」
  说起来爱之家里的确新入园了一个碧尔亚种的孩子。
  「狗狗的耳朵和软绵绵的尾巴哦」
  「在那个孩子的面前不能说狗狗耳朵和尾巴哦」
  祁壜警告道,芭亚斗则疑惑地歪着脑袋。
  「我也想要那个耳朵和尾巴」
  祁壜噗地笑了,一边说着「那大概不可能吧」一边把弟弟抱到膝盖上坐好,芭亚斗很怕生,所以没有上过幼儿园,就算在电视上看见过碧尔亚种,但因为邻里间没有碧尔亚种的孩子,实际上芭亚斗几乎没有直接接触过碧尔亚种。祁壜的班里也有碧尔亚种的同学,所以并不感到稀奇,不过看来弟弟是被提起兴趣了。
  过去由于不明原因的病毒大流行而开发的疫苗,救了许多受病毒而害的人,可是之后却发现该药物会影响遗传因子,打过疫苗的女性一旦妊娠,便有可能生出带着狗尾巴和狗耳朵的孩子。如此形成的新人种被称为碧尔亚种。至今世界上人口的百分之十左右都是碧尔亚种。
  初中早起便开始教授碧尔亚种的形成,大概是为了教育孩子不要因为外貌的怪异而去排挤对方吧。
  「耳朵和尾巴虽然很可爱,可是碧尔亚种的孩子也有他们的难处,还有可能会变成海碧尔亚呢」
  「海碧尔亚?」
  对年幼的芭亚斗可能还是太难了吧。祁壜想着说明道。
  「碧尔亚种之中会有特别特别聪明的人,可是他们长大后就什么记忆都没有了」
  芭亚斗珍珠般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重要的事情啦,学过的东西啦,全部都会忘记哦。明明是大人却变得像孩子一样,很可怜呢」
  虽然还不知道原因,碧尔亚种会有很高的几率生出拥有高智能的人类,他们被称为海碧尔亚,无一例外均在三十岁时失去记忆,退化回到五岁左右儿童时期的智能。
  「大家都会忘记吗?」
  芭亚斗抓着祁壜的袖口,有些焦急地拽了拽。
  「不是所有的碧尔亚种哦,只有聪明的孩子而已」
  「爸爸也好,哥哥也好,都会忘记吗?」
  说不了谎话,祁壜含糊不清地说「大概吧」想要敷衍过去,芭亚斗哽咽着「好可怜」便大滴大滴地落下泪来。
  「把大家都忘记的话好可怜,哥哥要帮帮他们」
  祁壜紧紧地抱着哭泣的芭亚斗亲吻他的脸,然而芭亚斗还是不住地哭泣,祁壜只好安慰道「知道了,等我长大了就会帮他们的」。
  自己为什么会在海碧尔亚的研究所里就职,为什么要研究失去记忆的种族……或许就是因为弟弟的那一句话也说不定。

  ……暗中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门被推开,夕阳斜射进来。
  「唔,真臭」
  回到家的芭亚斗脱口便是这句话,窗帘被拉开周围刷地明亮起来,脚步声渐渐地朝自己靠近。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身体不由自主地绷紧,因为自己失禁而火大的男人一定又会对自己拳打脚踢。
  ……芭亚斗沉默着解开束缚着祁壜双脚的身体的绳子,双脚自由后便能逃走了,祁壜偷偷瞥了一眼房门,可双手还被反绑着,不可能逃得掉。
  芭亚斗拎起祁壜的后领连拖带拽地将他带去房间的角落,祁壜走到布帘前突然腰部被踢了一脚,一个踉跄摔了下去,脸颊贴在狭窄的浴室冰冷的墙壁上,随即脸颊又被温暖的水淋湿。祁壜就这么穿着衣服茫然地站在浴室里被热水淋着,好不容易才明白芭亚斗的企图,是想要洗掉祁壜衣服上失禁的痕迹。
  一段时间后,布帘被芭亚斗哗地掀开,关上水龙头,芭亚斗将祁壜湿透的裤子脱了下来,衬衫的纽扣也被解开了,可是手腕被绑着没办法脱下,芭亚斗又取出剪刀把衬衫剪碎。
  祁壜全裸着坐在地上,耳里传入沉闷的叹息。
  「……你已经死了」
  芭亚斗喃喃自语着。
  「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会尿出来,还会感到痛呢?」
  那是我才想问的,怎样才能够将一个能够呼吸能够活动的人认为他「已经死了」?
  「我还活着」
  祁壜伸直腿,脚踝碰到芭亚斗的腿肚子,手被绑着,现在能活动的只有双脚。祁壜仿佛哄小孩一样用脚踝蹭着芭亚斗,芭亚斗的嘴角跳了一跳,一把抓起祁壜湿漉漉的头发,祁壜痛得甚至小小地呻吟着。
  「……你,不是讨厌我吗」
  祁壜吸了口气。芭亚斗眯起眼睛瞪着自己。
  「别想现在再来靠近我」
  ……是啊,的确是讨厌啊,任性又可爱的小自己五岁的弟弟,他的存在在让自己觉得可爱的同时,又让自己感到憎恨。

【TBC】
関連記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kyokisama.blog97.fc2.com/tb.php/408-da05fcf4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witter

Twitter < > Reload

プロファイル

安里

Author:安里
どーも安里です!属性は腐女子w
このブログにあるのは全部無意義なひとり言。
趣味は撮影と読書・・かなあ(*´∀`*)
人形とネタバレがあるので、
苦手な方はご注意下さい。




応援

ch-b
spiel
zecca
chiroroom













最新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
タグクラウドとサーチ

kcタグクラウドV1.3
本棚
リンク
全記事表示リンク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