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ear brother-02

我的无名指……|||现在都不能用无名指打字Orz
话说后面的回忆都不想翻了,我想进入家暴啊!= =
  没有任何人碰过,也没有任何人叫过,就好像开关被打开一样,祁壜·荒木睁开了眼。俯下的视线里映入的是色的布料,祁壜花了一段时间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穿的裤子。
  慢慢地抬起头,这个房间实在是很小,而且很脏,墙纸斑斑驳驳地发着黄,天花板上有漏雨后留下的淡咖啡色印记,墙壁一侧是一个小小的厨房,在旁边用窗帘布隔开的……是浴室吧?
  只是稍稍地歪了歪头,背脊就好像勒住般的刺痛,祁壜想要站起,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无法自由地活动,能看见身躯,腰部,双腿……都被牢固的绑在椅子上,好像是被谁勒令绝对不能逃走一样,祁壜渐渐地害怕起来。
  自己现在到底处在什么状况下?祁壜闭上眼想要回想起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事,可脑里只掠过了一瞬碎片般的画面,继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海碧尔亚研究所烧毁……那里发生火灾是三个月前的事了,起火原因为「不明」。由于研究所距离hope town……贫民窟很近,或许是因为环境恶劣而引起火灾的关系,所以新建的研究所便着落于安全的距离市中心很近的地方。
  火灾之后,和那个研究有关的五名研究员中有三人离世了,最早的两人是死在下班归家途中高楼掉下的建筑材料下,原因是建筑机器人的误操作,那时也只能认为是「运气不好」。
  接着上个月,副所长也死了,原因是air car的刹车故障,再加上没有配备电子系统所以对于防止突发冲击的驾驶员保护座位也没有启动,和对面行驶来的车相撞从距离地上五十米的air空路上掉了下来,当场坠落致死。
  得知了第三个从犯之死时,比起悲伤更多的是背脊一凉,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内,五人中已经死去了三个人,这是偶然吗?还是谁的制裁呢?到底是谁?难道说是「神」吗?
  如果是有谁变成了「神」下达了制裁的话,那么剩下的两个人……就连自己也会遭遇死神,祁壜急忙在自己的公寓里加入了保安系统,下班回家也乘坐出租车,尽可能不让自己独自一人。
  恐惧于制裁的小心翼翼的罪人之后做的事,便是忏悔。「BBB1」已经死了,所以恨着自己的只有「WBH23」了吧,祁壜委托了侦探社调查「WBH23」的行踪,本以为会花一段时间,没想到刚委托了一个星期就找到了,「WBH23」没有藏身于遥远的地方,在hope town中治安非常恶劣的地域生活着。
  祁壜步入了贫民窟,和谣传一点不差,hope town里万分壮绝,人行道上四处堆积的垃圾散发着恶臭,人们都无所谓地裹着破破烂烂的衣服,「WHB23」在这样的街道上的古旧小木屋里住着,小屋破掉的玻璃用胶带贴补着。
  必须向其忏悔的「WBH23」,身患着精神疾病,不可能策划出那些事故。他不是制裁自己的「神」。
  那么那个事故真的是偶然吗?或是除了「WBH23」之外还有谁知道那件事,那个人作为「神」在处罚着自己呢?
  带着无法释然的心情,祁壜踏上归途,昏暗肮脏的小道上席地而坐着正在乞讨着的孩子和老人。在那其中,有一对少见的父女,红头发的少女用脏兮兮的绷带缠着手脚,抱着膝盖蜷缩在碧尔亚种的父亲怀中,全身裹着绷带的父亲灰灰的尾巴耷在少女的膝盖上,正在替少女取暖,可两人依旧在寒风中发着抖。
  对上眼后,红头发的少女发出蚊虫般的声音哭道:「大哥哥,请你发发善心,我家失了火,被烧光了,爸爸也受了重伤不能干活了」,祁壜虽然知道那是骗人的话,可是一说到火灾便和研究所的火焰重叠起来,最终还是丢去了10夏姆的硬币。
  那一瞬间,周围的乞丐们都像闻到食物的流浪狗一样聚集起来:「先生,求你发发善心」,祁壜快步离开了那个地方。
  在细长的小道上小跑步了一段时间后,乞丐们的身影也都消失了,安下心来的祁壜放慢了步子,就在那时,感觉到背后有人的气息,祁壜回过头,在乱石堆里看见了人影,穿着长风衣……不像是乞丐,那么,是谁?祁壜猛然向前跑去,总之必须要去大路上,去有人的地方。
  眼前渐渐出现了出租车招扬点,只要跑到那里……祁壜咽了咽口水,这时后脑似乎被撞了一下,恐怕是被打了吧。祁壜感受到了后脑的钝痛,不过一瞬间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好不容易将记忆的碎片拼接起来,自己是去hope town回来路上被谁袭击了,失去意识后就被困在了这里,那么把自己监禁在这里的人就是「神」吗?
  环顾着四周的祁壜看见了左侧床上探出的人的脚。
  椅子被放在正对出口处的地方,左边的床恰巧是视线的盲点,祁壜扭动身体往背后转去,终于看清了污浊的被子上躺着的人,那人面朝下卧在床上,看不清脸,头发是的,看衣服和体型应该是男人。
  如果那就是「神」的话,应该不会监禁着别人自己却闷头大睡吧,不对,那有可能是和自己一样被囚禁起来的人,虽然和自己不同手脚没有被绑住……。
  「喂」
  叫他也没反应。
  「喂!」
  祁壜提高声音,拼命扭动身体,椅子发出嘎吱的声音向左边倾斜。
  「哇,啊!」
  无法保持平衡的椅子横着倒了下来,发出了巨大的响声,祁壜的左脸狠狠地撞在地板上,好不容易忍过了疼痛睁开眼后,看见床底塞满了酒瓶和速食包装袋。
  床传来嘎吱嘎吱的响声,因为刚才的声音而被吵醒的「某人」起身了。
  床的响声越来越大,祁壜的视线里进入了一双满是泥土的咖啡色靴子。祁壜努力仰起头想看清「某人」的脸,这时右脸颊也被狠狠地撞了一下,头被靴子踩住了。
  「把,把脚拿开」
  那人却更用力地捻了起来。
  「痛,好痛!」
  「……哦,原来还有痛感啊」
  对于头上落下的声音,祁壜是有印象的,被狠狠捻着头的祁壜眼里看见了长着零星胡子的年轻男人的脸,和父亲极为相像的脸庞……。
  「你是,芭亚斗?」
  弟弟没有回答,歪了歪嘴笑了,像踢足球一般猛地给了哥哥的脑袋一脚,一瞬间激烈的疼痛,大脑仿佛震荡着,祁壜的意识在那一脚下坠入深渊。
関連記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kyokisama.blog97.fc2.com/tb.php/405-0fb50adb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witter

Twitter < > Reload

プロファイル

安里

Author:安里
どーも安里です!属性は腐女子w
このブログにあるのは全部無意義なひとり言。
趣味は撮影と読書・・かなあ(*´∀`*)
人形とネタバレがあるので、
苦手な方はご注意下さい。




応援

ch-b
spiel
zecca
chiroroom













最新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
タグクラウドとサーチ

kcタグクラウドV1.3
本棚
リンク
全記事表示リンク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