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ear Brother-01



我想知道,即使那会打扰他的永眠——。








  夜晚的寂静被铁锹铲土的沙沙声划破,四周只回响着自己的喘气声,吐出的气变成了白雾,甚至还下起雪来,真是让人干不下去了。
  明明已经挖掘到了膝盖的位置,可还是找不到「那个」。「走进大门后马上……啊,正好是和你一样高的榆木树下」和律师说的一样,那里有那棵树,应该没有把地方弄错,看起来是比想象埋得还要深吧。
  芭亚斗·荒木将铁锹深深地扎进地面,下巴抵在手柄处叹了口气。裤脚上已经满是泥土了。
  摩托车的尾灯照着周围的树木,在风雪中发出巨大的声音,不管是哪株树木都是吸收了死人的养分长成这么大的吧,芭亚斗这么想着感到一阵凉意。
  芭亚斗拿起铁锹又挖了起来,这么歇着也无济于事,不断铲着土的手腕忽然感觉到了和之前不同的触感。
把摩托车推近,将操作盘上的水平器大幅度地向前倾,空中的摩托车像倒立一样浮起,车灯把洞穴中照的呈亮,可以看见好像布制品一样的东西。
  芭亚斗急忙将周围的土拨开,等布袋露出一半时将它拖到地面上。那是个等人高的细长布袋,原先或许是白色的,现今已被土染成了咖啡红色。
  取出在古董店里买来的小刀,将银色的刀刃贴上布块,一直线地切割开去,棉毛般的金发软绵绵地露了出来。铁青发白的脸孔,没有生色的嘴唇,穿着色西装的男人,受主召唤后也像祈祷般地双手合十放置于胸前。
  芭亚斗用冻僵的手碰了碰那惨白的脸庞,僵硬发青的脸颊被泥土染上了咖啡色。
  「……哟,哥哥」
  对着沉默的尸体,芭亚斗微微地笑了。




  在hope town的集合住宅里有着不可追求的三元素「便利·舒适·清洁」,根据这个原则,芭亚斗所居住的公寓里也没有电梯可以使用。
  将尸体背上五楼自己的房间途中,芭亚斗和在附近的卖春店工作的非洲系女孩艾维雷拉擦肩而过,她或许是以为自己正扶着喝的烂醉的朋友吧,只是往这边瞥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要是被人知道那是尸体,即使是再怎么被人称作无恶不作的地方也会被举报的吧,不过也只是引起骚动而已,谈不上犯了重罪,可能还会被人称赞「腾出了墓地干得好」吧。
  好不容易回了房间,把尸体丢在玄关处,芭亚斗走向厕所,仔细地清洗着满是泥土的手指。水龙头里流出淡黄色的水,被昏暗的灯光照射着,散发着一股酸味,虽说也能喝,但即使是惩罚游戏也不想入口一滴这种水。
  抓着丢在走廊里的尸体的领口,芭亚斗将尸体拖进房间中,让他坐在椅子上,没有力气的身体好像被切断绳索的提线人偶一般松松垮垮地滑到地板上,芭亚斗取出捆货物的麻绳,把尸体绑在椅子的靠背上,双脚也各自用绳子捆紧在椅子脚上,双手在椅子的背后被反绑起,这样一来,尸体也总算是「坐」在了椅子上。
  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挖掘尸体比想象中花去了更多的时间。天亮了就会引人注目,只能明天再把尸体搬回原先的地方了,那是个树木葬的墓地,去挖的时候应该没有什么人会看到吧。
  芭亚斗从放在柜子上的布袋里取出奶油色的珍珠般药剂,放在手心里左右摇晃。
  『呐,发生奇迹了!这就是奇迹啊!』
  脑海里浮现起冲进自己房间里的玛农那兴奋的脸,金发碧眼的玛农是个三十二岁的过期女妓,因为很便宜芭亚斗偶尔也买下睡过,不过自从在店里帮了被恶劣的客人纠缠的她后,玛农就免费和芭亚斗睡了。
  「我要是脸再小点,鼻子再高点,就能成为女演员也说不定。」
  这是不能称之为美人的玛农的口头禅。大概是上个星期,互相玩乐之后玛农问:「头好痛,有没有阿司匹林?」自己回答说「好像有,不记得放在哪里了」之后玛农便自己走进厕所打开了小柜子。
  「呐,这是什么药?」
  只穿着内衣的玛农朝芭亚斗面前递过来一个布袋,芭亚斗的印象中不记得这个东西。
  「如果说是违法药物,颜色还真是漂亮啊。」
  芭亚斗将接过来的袋子倒置,掉出来两粒奶油色的东西。……想起来了,那是自己打工的餐厅,有一个每天早晚都会点两份食物的老人,虽然自己在那里工作,不过那家店的味道着实不能称赞,所以芭亚斗想这个住在豪宅里的有钱人对食物真是随便啊。就在不久前,老人去世了,芭亚斗作为店长代理参加了丧礼,老人有一个叫做莱万的秘书邀请自己去用餐,参加的人只有四个,那是个仅仅止于形式的「最后的晚餐」。
  芭亚斗在床上蜷起身子,扑哧笑了。
  「那是『什么都能实现的药』。」
  玛农有些惊讶地忽闪了好几下金色的睫毛。
  「给我的人是这么说的,说是痴呆的老头的遗物,别管它了」
  芭亚斗说着将药放进袋子里丢给玛农,玛农有手指拨弄着待口,抬起头问:「那个,可以给我一粒吗」
  「『实现愿望』都是胡说八道吧,要是吃了死掉的话可别找我抱怨。」
  「没关系,再怎么样都比现在这样要强。」
  玛农用手帕将药包好,高高兴兴地走进夜幕回家去了。然后到了第二天早上,芭亚斗被机关枪般的敲门声吵醒,门外不停重复着「芭亚斗,芭亚斗」的叫喊声,是玛农的声音。
  「你这家伙,别老大清早就来烦人啊。」
  打开门的芭亚斗抽了一口气,眼前站着的是一名金发美女,简直就好像是生来便为了做女演员一样,五官也长得很完美,找不到一丝玛农的影子的美女脸色潮红,眼睛亮闪闪地放着光。
  「呐,厉害不厉害?我许下了『想变得漂亮』的愿望后吃下了那药,然后第二天早上就变得这么漂亮了。我没有整形哦,一个晚上就变得这么漂亮也不可能,再说我也没有那个钱!」
  玛农一微笑就好似蔷薇花绽放了一般变得更加美丽。
  「我要去  参加试镜,然后变成女演员!」
  玛农不停地重复着「谢谢,谢谢」便回去了,那之后过了三天,玛农从hope town消失了。要是做了演员就会在电视上出现,但从来没有看见过。芭亚斗在公寓对面的居酒屋里偶遇了玛农从前的常客,提起了玛农的事后对方耸耸肩,苦笑着道:「啊,那个孩子啊,店老板把她作为性奴卖给了阿拉伯的大富豪,太漂亮了反而起了反效果了呢,那个整形再怎么说也做过头了吧。」
  就好像童话里说的一般,不劳而获的美丽,最终玛农收到了悲惨的结局。
  实现愿望的药,说实话,对药效还是半信半疑的。可有必要一试。
  一把抓住垂下的脑袋的金发,将尸体的脸抬了起来,硬是将闭着的嘴张开,把药塞了进去,可是松开手金色的脑袋又猛地前倾,药掉在了地板上。
  芭亚斗捡起药放在杯子里,放了点水龙头里的水,用汤勺搅拌后,淡黄色的水被融化的药弄得有些浑浊。芭亚斗含了一口杯里的水,贴着尸体的嘴巴将水送进尸体的口腔中。
  『活过来,告诉我「罗瓦索的钥匙」在哪里之后马上再去死吧』
  芭亚斗在心中默念,放开了手,金色的脑袋还是无力地垂下,但融着药的水没有流出来,看来是进入体内了。
  就算那是再神奇的药,也不能确信它能让死去的人复活,那里是「唯神可知的世界」,芭亚斗一头栽倒在床上,在寒风中的墓地里挖了好几个小时,现在浑身乏力,要是这之后什么都没发生,那么自己做的无用功实在是太亏了,但是现在自己迫切地需要钱,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上头开始征收「特别会费」是上上周的事了,每个月作为组织的活动资金会固定征收一笔金额,有时也会偶尔收取临时费用,最近因为定下了世界大统领法国访问时的恐怖活动,为此便开始征集资金。
  虽然觉得那种行动很可笑,但芭亚斗没有说出口……最近的恐怖活动比起「对贫富差异的不满」更倾向于「无差别杀人」,在抗议活动中死去的尽是和大统领无关的普通百姓,但即便如此,只要在组织中作为挂名成员,就必须支付组织的会费。……如果不付,那么等待着自己的就是名为「教育」的私刑,靠打工度日的自己毫无积蓄,每个月的缴费日逐渐逼近,手头的支配也越发局促,老实地告诉上头「自己没钱」后,上头又问「兄弟亲戚里有没有资产家」。意思就是让恐怖分子向断绝关系的家人为了金钱而低头吧。
  对此已厌烦的芭亚斗的脑中闪过了一个月前死去的哥哥的脸,去治安恶劣的hope town取东西的哥哥祁壜被激光枪集中后脑当场身亡,在电视报道里,比起对死去的男子的追悼,倒是腔调重复着hope town环境之恶劣,父亲是前年去世的,现如今哥哥也死了,那么遗产怎么样了?未婚的哥哥是没有家世的……被金钱诱惑了,不管当时连葬礼都没有露脸,芭亚斗找到了哥哥的律师,在律师那儿头一回听到了父亲的遗言。
   「握有罗瓦索的钥匙的人,将得到我的遗产。」
   根据律师的话,哥哥似乎是握有钥匙的人,但遗产转交书并没有在遗嘱中正式立下,既然如此,只要自己找到钥匙,也能继承已断绝关系的父亲的遗产,可是自己从没见过也从未听说过罗瓦索的钥匙。
   知情者仅仅只有「哥哥」,虽说他已经死了,但要是有那个药的话,大概能打听出来……吧……
   视线突然摇晃起来,以为是地震可并不是,摇晃着的是自己的头脑之中,就好像晕船一般,芭亚斗想要起身,手腕撑着床沿,可却使不出力来。
   莫非是那个药的关系,以为只是含着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才嘴对嘴喂他吃下的,可是难道即使只是微量也会对身体有影响吗,糟糕,太糟糕了……
   脑海里浮现出连呼「奇迹」的玛农的脸,那张漂亮的脸,实际上不是奇迹,而是什么特殊整形吧,仅仅一个晚上就让人的脸改变太奇怪了,实际上那根本不可能。
   说是被卖去了阿拉伯,其实是遭遇了恶劣的客人玩弄致死了吧,这种事情放在明面上会让店的评价一落千丈,反正妓女也不在了,就让常客说些被卖去阿拉伯的谎话吗……
   视线浑浊地转着,房间的景色不知何时融在一起成了一片死灰,周围也逐渐地暗了下来。死了……要死了……感觉快要死了。
   肚子深处传来笑声,吃了不明所以的药死掉的恐怖分子,犯蠢也要有个限度,不过算了,死了也无所谓,怎样都无所谓。……就这样不知不觉间,芭亚斗的意识便沉入了昏暗的水底。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速度会很慢……
开坑要填是好习惯,izumin我又要对不起你了www
関連記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kyokisama.blog97.fc2.com/tb.php/393-77ce4919

Comment

暴暴羊 | URL | 2010.03.26 17:03 | Edit
这个版子我喜欢╮(╯▽╰)╭
FILYER | URL | 2010.03.26 19:15
随便用用,估计一个月后就会换了……
我爱换模板~
暴暴羊 | URL | 2010.03.26 21:07 | Edit
我爱装饰,我要换百度那边的鼠标,别人给我弄的
我这就换上去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witter

Twitter < > Reload

プロファイル

安里

Author:安里
どーも安里です!属性は腐女子w
このブログにあるのは全部無意義なひとり言。
趣味は撮影と読書・・かなあ(*´∀`*)
人形とネタバレがあるので、
苦手な方はご注意下さい。




応援

ch-b
spiel
zecca
chiroroom













最新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
タグクラウドとサーチ

kcタグクラウドV1.3
本棚
リンク
全記事表示リンク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