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初恋 08

2010.2.8
这是最后一章了……
希望能在今天搞定吧OTL
搞定完后还差个番外,番外很萌,说的是老师在31岁的某人离去后是怎么生活下去的~
顺便附带H……OTL

正文完~~
撒花~\(≧▽≦)/~
8

曾根说商店街有一家好吃的拉面馆。
“我推荐味噌面,里面有很多豆芽菜,嚼起来很清脆呢。”
“哦?”
“面也很有劲道,汤很入味,味道浓而不腻!”
“是吗,好像很好吃。”
我边接着曾根的话,贪婪地注视着曾根许久不见的笑颜,他一谈起拉面便关不了话匣子了。
——拜托了,暂时别出来。
我祈求十七岁的自己,再有一个小时就好,不,四十分钟也行,很快就能吃完拉面,然后便分头回家,回到那个没有任何人在的家去。
“你看到那里的招牌了吧?”
顺着曾根的手指指向,我看见了拉面馆的招牌,我说:“看起来挺普通的。”曾根有些不服气地反驳道:“样子普通可是味道绝对不差!”
“那我要辣酱面。”
“我不是说了味噌面好吃了嘛……”
“我喜欢吃辣,辣酱面上加上厚厚的叉烧才是人间美味。”
细长的商店街很热闹。
傍晚出来买晚饭的主妇,结束社团活动回家的学生,带着狗散步的人站在路口等着绿灯。没买到点心的任性孩子正嘤嘤啜泣着被母亲责备,背着网球拍的水手服少女们悉悉索索地说着前辈的坏话。
穿过这条马路就到拉面馆了。
一条单行道的交叉路口,红灯时间有些长,曾根这才悻悻地说:“听你这么说辣酱面也不错啊。”我瞥见一个小小的影子飞奔出来,耳边传来谁的尖叫声。
一条狗跑了出来。
咖啡色的幼犬的脖子上还缠着狗圈,挣脱了主人的牵引跑到十字路口中央,车流渐渐地靠近,小狗却一动不动地呆在路中间,网球部的女孩子尖叫起来“哎呀,要被撞到了!”
下一个瞬间,一个孩子出现在道路上。
五岁左右的孩子,对着小狗叫道:“小桃,不可以哦,过来”
之后,便是母亲的悲鸣。
那仿佛划破夜空的惨叫声,我和曾根都心头一震。
母亲推着婴儿车,车里还坐着两岁左右的孩子,看来是在照顾弟弟时哥哥跑了出去,男孩子紧紧抱起小狗,终于注意到车辆向自己飞速袭来吓得一动不动。
刺耳的刹车声。
曾根仿佛想要奔出去一般,而有了这份预感的我推开曾根自己跑向道路中央,猛地扑向孩子,动作很粗鲁,可这种紧急时刻也别无他法了,我用尽全力推开抱着小狗的男孩。
然后,我感觉到身体遭受到了强烈的撞击。
一刹那,我变得什么都听不见也看不见了。
可意识尚存,我想我一定是被撞飞倒在路上了。
“久我山!”
传来曾根的喊声,我想回他,舌头却动不了,我明明睁着眼睛,为什么什么都看不见呢?
“久我山!振作一点!马,马上就叫救护车来!你会没事的!”
啊,终于能看见曾根的脸了。
我很吃力才能看清大概。曾根在害怕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事,我一点都不痛,只是摔了一跤,马上就能站起来的,马上。
奇怪……手指动不了。
“久我山!听,听见了吗?你听见我的声音了吗!”
听见了,我都听见了。
然而又变得看不清了,大概真的很糟糕吧,感觉不到痛或许不是什么好事吧?“久我山……”曾根哽咽着不断重复我的名字。我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
开什么玩笑?
还不行,还不能死。
好有好多话没有说。没有向曾根,向老师传达。
利息限制法。
灰色利息。
制度的修正,债权法的废弃,自杀者是无法得到生命保险的赔偿的。
关于消费者金融的法律在这之后会大幅度调整,根本没必要因为多重债务而选择死,甚至有人可以从债权者手中取回非法的高利贷利息。
你反正也是为了帮助父亲而去借些还不了的债吧?最后一样都是还不了,不如宣告自我破产,根本没必要用命去偿还。
求你了,找值得信任的专家商量。
不能找那些江湖郎中哦,给我打电话也行,啊,我已经不在了吧?那其他谁都好,只要能救你的人不管是谁都好。
“久我山,振作点……”
别哭啊,老师。
多难为情啊,你这个爱哭鬼。
我必须传达。
至少,只有那么一个——我最喜欢你了,所以请你别选择死——也必须传达。
“老……”
我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久我山!”
老师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很温暖,我能感觉到,我清楚地感觉到,可那之后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声音渐渐远去——直到再也听不见。
想和你一起吃拉面啊。
味噌面也好,辣酱面也好。想和老师一起吃。
因为不喜欢海带卷才让给老师什么的都是说谎,其实连叉烧都想让给你。虽然我最喜欢叉烧了,但也想让给老师吃。
我什么都可以给老师,还礼我什么都不要。

只要老师还活着,只要你还活着就好。






“连阎王爷都不敢收恶人啊。”
恢复意识的之后几天,本城每次来探望我都会这么说。
“谁是恶人啊,我可是正义的伙伴,高尚的律师,你看看窗边再说吧。”
我在电动床上撑起上半身,顶了顶下巴指示他看,窗边摆满了花束,之中一半以上都是最近帮忙整理债务的委托人送的,明明自己手头还很拮据,却还是送了我饱含着欺负的花束。
“好啦好啦,是我不好,不过说实话我现在总算放心了,知道你坐出租车遭遇事故之后我真是吓了半死。”
“你还真幸运,要不是因为你女儿早回去了,遭遇事故的还要再加个你。”
“哦哦,是啊,我女儿保护了我呐!”
本城在椅子上坐下感叹道,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应该关心关心我吧……话到嘴边吞了下去,算了,持续发热的身体还很疲倦。
守夜回家的路上遭遇的事故。
我乘坐的出租车和高速驾驶的卡车相撞,三人重伤,我的胸口被狠狠地敲到,由于心脏震动而引起了心律停止,所幸事故现场有一个青年医生,再加上现场离捷运站很近更方便搬送。
青年医生使用了设置在捷运站的AED使我苏醒,要是没有他,没有人为我AED的话,我十有八九已经死了,之后医生告诉我心脏震动一般只有小孩子才有,发生在成年人身上是很少见的。
接着也就只断了一根肋骨,还被破碎的玻璃割伤了好多个小擦伤而已,可为什么沉睡了一星期都没有清醒——主治医生都无法解释。
这一星期,我做了奇妙的梦。
梦中我回到了十七岁的时代,还爱上了班主任。
该说创新,还是奇幻……非常真实的梦,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真实的体验,刚醒过来时我似乎还问了护士:“老师呢?”,护士以为我叫的是医生,叫来了我的主治医师。
那是梦。我无数次地告诉自己,可是一人独处时还是会哭泣。后悔没能阻止曾根的自杀,洒下不甘心的泪水。在梦中真心地恋爱是可能发生的吗?而且对象还是已死之人。
“久我山,你啊,醒过来之前说了好多胡话。”
“……说了什么?”
“老师,对不起什么的,老师是谁啊?”
本城随意地在果盘里抓了个苹果咬了一口,问道。我装傻着:“谁知道呢,我不记得了。”
“难道说是曾根老师?”
“怎么可能”
我避开本城的视线说。希望本城别再说下去了,光是听到那个名字,心脏就好像被人切开般生疼。
“不过也有可能啊,毕竟是在那场葬礼之后遭遇的事故嘛。”
“……”
“看到曾根老师之后一定出现在梦里了吧?”
是啊,出现了。
不过,不是那忧郁的遗照。而是温柔的样貌,认真的,总是很稳重的,可有时也会对学生发怒,结果做过头变成无用功……不行了,又想哭了,我到底怎么了?出院之后得去看一下心理医生才行。
“……他是个好老师。”
不想让人看见自己湿润的双眼,我垂下头。本城回道:“是啊,多亏了他的课,我好歹也记得了几个电影里的名台词。Love means never having to say you’re sorry什么的,你还记得最简单的那个不?女主角说Hold me,结果却得到I can’t的回答,那个,是什么电影来着……”
“剪刀手爱华。”我立即回答,“……金和爱华。”
“啊,就是那个,你记得还真牢啊。”本城钦佩地称赞。
我苦苦地笑了笑,梦是由记忆和体验而来的,即使有真实的部分也不足为奇。
“对了,久我山,听说你见到你妈妈了?”
“啊……正好和我爸撞见,我还以为不妙了,没想到两个人一起哭起来了,年纪大了就是爱哭呢。”
双亲离婚后,时隔十多年才在这个病房再度相遇。
我自己和父亲再见也是五年前了,母亲自从进入大学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本以为大吵特吵最后闹离婚的父母再见面后的气氛会很僵硬……两个人只是重复着哭道:“太好了,功醒过来了。”
等冷静下来后,我向他们打听了现状。
两人早就和离婚时交往的对象断了关系,母亲在三年前和认识的男性再婚,我问她过得幸不幸福时,她擦着眼泪点点头向我道歉,她说从没忘记我,说完又流下泪来。护士告诉我说母亲在我出事之后天天都往返医院探望昏迷的我。
母亲的头发混着几根银丝,时间不断地流逝。
“不过曾根老师也一定很吃惊吧?”
我听了本城的话微微皱眉。
“虽然曾根老师对来守夜的学生竟然变成了有名的律师这件事也很吃惊……不过在回去的途中竟然遭遇了车祸啊”
“……又不是我喜欢出车祸的”
我不怀好气地说,本城笑起来:“我知道啦,怎么可能有喜欢出车祸的人?所以才说老师会不会觉得自己有些责任呢?”
“……你说什么?”
想要问罪逝者的责任吗?即使本城平时再怎么爱开玩笑,也太轻浮了,这和老实的葬礼没关系,我只是运气不好乘上了那辆出租车而已。
“咦?老师还没来吗?他还不知道你恢复意识了?”
“本城,够了!”
“干嘛啊,表情这么恐怖?”
本城咬着没削皮的苹果,耸耸肩,我背过身去,我很高兴他能来探望我,但不能容忍他开老师玩笑。
……其实,我有小小地期盼过。
幽灵也好做梦也好,也希望再次出现在我眼前,那样我便能道歉,能说我没能帮你我对不起你。能告诉他你是个好老师,教学方法也很好,有时会热心过头暴走,但从来没说过不对的话,想这么告诉他。……啊,我在做什么白日梦?
“久我山”
泪腺有些脆弱,我不肯回头。
“喂,久我山!”
“干嘛啦,吵死了。”
“刚才我收到短信了,老师马上就来医院了。”
还要说吗。
我终于无法忍耐了,泪水夺眶而出,难道从天堂来的短信吗?一点都不好笑!甚至连腹部的疼痛都忘记,我猛地转过身对本城吼道:“混蛋,小心我揍你!”
“怎么了,你生什么气?”
“老师已经不在了,不是一起去守夜了吗!”
“……你脑子没问题吧?要不要去检查一下……?听好了,我们去的不是曾根老师的守夜,是他父亲的……”
这时,传来病房门的敲门声。
时间上太过巧合,我一瞬间全身哆嗦。
不会有那种事,不可能,身体却不听大脑的解释充满了期待。
刚才本城说了什么?谁的守夜?他父亲的……?
本城听见敲门声有些高兴地叫道:“请进!”
门被推开。
他站在那里。
在梦中的他……就在哪里,穿着西装,没有系领带,是不是刚下班呢,他夹着大包,气息有些混乱。
“久我山!”
他跑向窗边,我不禁看了看他的脚,两条腿好好地站在地上,抬头看了看他的脸,变得有些苍老,眼角微微下垂,变得更温柔了,嘴角长着些细小的皱纹……是吗,这个曾根已经三十八岁了。
曾根将包随手丢在地上,握紧我的手。
“太……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真的太好了……!”
我说不出话来。
太过震惊,所有话都堵在喉头。
是老师。
老师他在,他活着。
“你来我父亲的守夜……结果却遭遇了车祸,真是的,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听说你心脏停止过一次?附近正好有医生在?到底该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坏……!”
“老师,老师,冷静”
本城笑着说,我微微张着嘴,只是痴痴地看着曾根的脸。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后遗症记忆有点混乱,以为和我一起去的守夜不是老师的父亲而是老师自己的守夜……”
“诶?那就是说以为我已经死了?”
“是啊是啊”
本城单手拿着吃了一半的苹果也走进病床,曾根笑道:“没那回事哦,久我山。”那是他进入这个房间后的第一个笑容,和我记忆中一样,是我最重视的,比起任何东西都想要保护的笑颜。
“我已经是第一次被你吓得浑身冷汗了哦,久我山,高二的时候也是,还记得吧,一起去吃拉面的时候,那个时候突然推开我去救了那个孩子,最后还好只是脑震荡。真是,我都要折寿了。”
“装得这么冷酷,原来内心这么正义啊!难怪这家伙可以做律师呢,前阵子也亲自帮我弟弟解决了债务问题。”
本城说。是的,我的确帮本城的弟弟整理过债务,可是,和曾根一起去吃拉面结果中途遭遇事故……那并不是梦吗?而是现实?
到底哪些是梦哪些是现实?
还是我现在还在做梦?
我有些害怕,我举起手伸向曾根,肋骨很痛,但我没有放下,可却还是碰不到站在床边的曾根。
我想起了金的台词。
“怎么了?久我山,你返老还童了?”
本城开起我的玩笑来,曾根有些吃惊地睁大眼睛看我,我也抬起头注视着他,心中喊出了金的那句台词。
——Hold me.
抱紧我,金说。
手是锋利剪刀的爱华无法抱紧她,可曾根的双手是那么柔软。
曾根的双眸温和地笑起。
俯下身子,双手环住我的背脊,他抱紧我。
“你还活着,太好了……”
曾根叹气般地轻声说。
我想笑,没能成功。那是我想说的话才对,嘴唇颤抖没有办法发出声音,我抓紧曾根的背脊,衣服被我拽得皱了。我抽泣着,快哭了,但是我不害羞,因为我连害羞的空闲都没有了。

老师。
你还活着,真的太好了。



【END】
関連記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kyokisama.blog97.fc2.com/tb.php/359-4fecd022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witter

Twitter < > Reload

プロファイル

安里

Author:安里
どーも安里です!属性は腐女子w
このブログにあるのは全部無意義なひとり言。
趣味は撮影と読書・・かなあ(*´∀`*)
人形とネタバレがあるので、
苦手な方はご注意下さい。




応援

ch-b
spiel
zecca
chiroroom













最新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
タグクラウドとサーチ

kcタグクラウドV1.3
本棚
リンク
全記事表示リンク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