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初恋 06

2010.2.6
虐起来~~

虐完了OTL

第六章完!=w=

2010.2.5
里面依旧什么都没有
先开一下……
哎哟我真不想纠结OTL
6


我第一次经历如此心疼的爱。
如果恋爱的话理所当然会心疼的话,那我至今为止从没有爱过,可能只是为了处理欲望而已,是因为过去的对象都是女性这个原因吗?可能我生来就是个GAY,只是一直和女人交往而没有注意到而已?可是这三十一年间,除了曾根之外我从没想过要抱紧任何一个男人,更不要说接吻了。
因为对象是曾根?
但我已经第二次和曾根相遇了,第一次是十七岁时,曾根还是我的班主任,教我们英语,那个时候我什么感觉都没有,甚至还对他有些不好的印象。曾根自身应该没有任何改变。
改变的是我。
十七岁看不见的东西在三十一岁的眼里清清楚楚,曾根是个多么真挚为学生着想的人,是个多么温柔多么难能可贵的人,我看得清清楚楚。
如果说因为觉得他温柔而和他恋爱或许没有人能理解,但爱情不需要具体的理由,或许只是看着那个人,就会渗出泪水般的心疼,人们将这种感受称之为爱吧。以前的我听到这种解释一定是不屑一顾,也难怪,从没有体验过真正的爱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亲吻了曾根的第二天,我的世界变了。
令人震惊的改变。天空的颜色和以往不同,水管里流出的水放着光芒,树木的绿色是如此的浓郁,就连垃圾和乌鸦的羽毛都亮光泽,就好像摘下了常年戴着的浑浊的隐形眼镜一般。
另外,曾根的态度也有所改变。
变得不太敢直视我了。
——总觉得,他有些害羞……
虽然这么说,实际上他的确是在害羞。那之后过了十天,十天里我去了曾根的家三次,每次都会在回家的时候接吻,我也想做接吻以上的事,可心脏跳得太快,也就无法再进行下去了。
男同志应该怎么做,我虽然也知道一些,不过没有经验,胡乱做的话会伤到曾根,曾根自己也觉得不能和作为学生的我发生进一步的关系吧。
可是只要我来访他也不会下逐客令,有些困扰,但又很高兴似地暧昧地笑着带我进房间,我帮还不能用左手的曾根打扫房间,也一起吃晚饭。
我们聊些无关痛痒的事。
曾根总是谈到他的家人,笑着说他在乡下的双亲,父亲经营着只有三个社员的公司,造些小型的特殊零件,曾根说他手不够巧,觉得大概不适合继承父业,而且也更想成为教师便进入了东京的大学。
我对家庭的事闭口不谈。
曾根也不问我,只是说:“有什么事的话,就找我商量吧。”大概没这个必要吧,我知道之后将发生什么,也已经做好了觉悟,虽然会痛苦,但只要看见曾根的笑脸就没有问题了。
比起那些,还有更重大的问题。
我必须为曾根的将来做些什么才行。
必须阻止和他的自杀有密切关系的借债问题,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最佳选择便是一直在曾根身边陪伴着他,我也想这么做,但还是尽可能地要想些别的方法。
或许我会突然回到原来的世界。
或者说是十七岁的自己取代这个身体……不对,是取回,可能就这么再也变不回三十一岁的久我山功了。
如果变成那样,这份感情会去哪里?
喜欢曾根,想要保护他的这份感情……会消失吗?
“久我山?怎么了?”
第四次去曾根的房间时,我们一起看了电影。
不是DVD而是录像带,放的是曾根喜欢的科幻动作片,看到最后的那一幕我竟然热泪盈眶。
我原本并不是看电影或者电视会哭的人,甚至觉得那些会哭的人让人不能理解,为什么明明知道那是编出来的故事也要哭呢?那只是制作方投入金钱写下的带有哭点的剧本,可不知为何我却流了泪。
“久我山?”
“没,没什么”
逞强的声音颤抖着,电影的主人公选择了悲剧的结局,是很常见的悲情结局,但我却止不住眼泪。
“给,擦一擦?”
曾根把纸巾盒递给我,我抢过抱在胸前,抽出好几张纸巾擦着眼泪和鼻涕,把脸埋在纸巾里。
主人公自己选择了死,他不是人类,是像人造人一样的东西,有着机械的身体,学习了人间感情,为了所爱的人,和地球的未来而自己投入了燃烧炉中,从未来而来的主人公知道这个世界的未来会变成如何,所以选择了自己的毁灭来成全这个世界。
了解未来——在这点上,和我相似。或许因此共鸣才会如此强烈吧?不仅如此,自从和曾根接吻后的那天开始,我的感情便变得柔软,就好像至今为止一直包裹着自己的盔甲被脱下忘在了哪里一般。
“……明明是编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还会哭呢,真奇怪。”
沉默着也变得害羞,我看着结局画面说,是不是注意到我的心情了呢,曾根没有看我只是对着画面回答:“不奇怪,一点也不奇怪,是因为你有想象力的关系。”
“想象力?”
“看着电影,会无意识地想象‘如果自己也在那个场合会怎么办’,所以便能理解角色的心情,会产生那也是自己的感觉一般的错觉。”
“原来如此,是错觉啊。”
曾根终于看向将纸巾盒放在一旁的我,房间很,荧光屏的光照在脸颊上。
“不是不好的意思哦,要是没那种错觉,人又怎么能替别人着想呢?如果人没有想象力的话,这个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啊—说的也是,人类都是很有欲望的生物呢。”
不自觉又用了律师的腔调说话,曾根微微笑起来说:“你又说些老气的话。”说着轻轻敲了敲我的肩膀,我也敲回去,他又笑道:“很疼啊,别那么用力。”
只有这份时间不想让任何人来妨碍。
我最害怕的是“return”。
“return”现象切实地大幅度加着,现在已经到了两天一次的比例了,虽然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基本都是晚上七点左右发生,注意到时已经到了早上了,我不知道睡着的时候究竟是哪边的自己。
“这个电影是续篇呢,会不会再演下去呐?”
“嗯,大概会吧……会演很久很久。”
这个系列我没看过,不过有看过它的宣传,的确是隔了很久后又出了第三作。
“久我山有的时候会说些神奇的话呐。”
曾根一边倒着录像带一边说。
“神奇?”
“就好像知道未来一样的感觉。”
“……嗯,我是知道。”
“啊哈哈,是这样吗……然后呢,开心吗?还是很无聊呐,之后发生的事都知道了”
他笑着问我,我不知该如何作答。
我不开心,甚至悲伤。
如果未来都像现在一样是蔷薇色的也就算了,可我知道并非如此,然而我该如何向曾根传达这个现实呢,就这么说出来一定不会被相信,或许可以旁敲侧击,可这是关于债务的话,突然说“最近借高利贷的人变多了呐”的高中生也让人感到别扭,而且,如果说了奇怪的话……曾根或许会对我敬而远之吧。
不想被讨厌,害怕被曾根讨厌。
容许被吻的话,其实也能够接受我吧,现在拒绝接吻以上的事只是介意对手是高中生的伦理观而已。
所以我只是回家时和他亲吻,忍耐着,重视这和曾根两人一起渡过的时间。
谁都……连我自己也不能妨碍。
“……老师”
我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身边的人。
曾根的脸一瞬间染红了,目光逃开,我不知为何有些伤心,握紧了曾根的手,曾根好像有些想要推开我,困惑地叫道:“久我山。”而听到那声音的我却变得越来越无法克制了。
“就亲一下”
“不行”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好了,久我山……”
偶尔的强硬也是必须的,真的只是亲一下就好,不过是想要亲得更深一些,想用舌头品味曾根的嘴。
就在快得逞时麻烦来了。
伴随着玄关的门铃,我的脸沉了下来,在我怀中的曾根也露出了紧张的神情,在这种星期天的黄昏时刻究竟是谁来了?
“曾根,你在吧?”
听见门外传来的声音,曾根的身体抽紧了。
是荻野,那个暴力男毫无悔意地厚颜无耻地来了。
我看着无法隐藏动摇的曾根的眼,摇了摇头,不能让他进来,只是说话也不行,装成不在家不和他见面才是最佳选择。
“开开门吧,求你了……我想道歉,好吗,求你了。”
继而传来扭动把手的声音,我阻止了想要站起来的曾根,紧紧抓着他的手臂,轻声道:“不能出去”,曾根也小声问:“为什么?他说想道歉……”
“每次都这样吧,打了你,又道歉,你原谅他之后他又会打你。”
“就说说话……”
“我说了不行了。”
我稍稍提高嗓门,听了荻野的话,曾根一定会原谅他,然后又会被打。他开门让荻野进来这一刻便预示着已经原谅他了。
“曾根!”
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虽然会扰民,但现在还是忍耐吧,荻野也是老师,不会做出什么引来警察的麻烦事,在他放弃前只要忍耐便好。
“……老,老师!”
曾根推开我站起,我慌忙跳起,用身体挡住正要去玄关开门的曾根,曾根想要逃走般地在我怀中挣扎,可不管是体型还是体力都是我略胜一筹。
“我说过不行了吧!”
“放开,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
“我不想你被别人打!”
“那也说不定吧,他或许真的反省了,这次,真的……如果我不相信他的话,谁能相信他?”
曾根抓住我的衣领,衬衫歪了,我的心也同样,还要相信荻野吗?比起我说的更相信荻野吗?
“……你就这么喜欢他吗?”
喉咙深处仿佛被扼住一般哽咽道,曾根的手指放松了力道。
“你,不知道我的心情吗……?你知道,才让我接吻的吧?可是当那家伙一来,就要推开我吗?”
“不是……”
“不是?那是什么?难道你想说你不知道我的心情?家里父母不和,觉得我有点可怜才让我进房间的?同情好像很孤独的小鬼才让我亲吻的?是这样吗?”
“不是的,不是……”
曾根垂下头,又说着“但是”抬起头来。
真挚的眼神,毫无虚假的曾根的眼神……用我喜欢的眼神看着我,他说出的却是残酷的话语。
“你是特别的,特别的学生……我知道你喜欢我,也很开心,但是,我那时候很失落……你安慰我……你很关心我,我很高兴……作为教师,我做错了。”
“做……错了……?”
“久我山,你没有错。”
曾根一字一顿地说,看向我的是有责任的成人,教师的眼神。
不是爱人的眼神。
“错全在我,那个……接吻……我也应该拒绝的,我们是老师和学生,这种事果然是不应该的。”
我无语凝噎,放开了曾根。
无力垂下的双手不知该如何是好。
错了?这种事?
什么事错了?是出生以来第一次爱上什么人的事吗?
“没关系,过了这段时间,你一定能复原的。”
“……复原?”
“我……遭到了那种事,你一定是同情我吧,把那份同情错以为是恋爱了,你的年纪很容易青春期躁动”
“哈?”
我嗤笑,不得不嗤笑,不然还能做什么?青春期躁动?是吗?三十一岁还能青春期躁动?
不是恋爱而是同情?我搞错了?
更容易搞错的不应该是你吗?在最痛苦的时候陪伴在你身边的是我,将脆弱时的依靠误解为恋爱的不应该是你吗?
“久我山”
这次换曾根抓住我了,我退后一步逃开他的手。
“……我回去了”
“久我山……”
“我不是没有用吗?我不会再来了。”
我连一眼都没看曾根走向玄关,猛地拉开门,门外荻野惊讶地说:“久我山?你,在这里做什么……”完全无视他的问题,我奔下楼梯,听见荻野的叫声我也没有回头。
像个白痴一样。
一个人陷了进去,以为曾根也喜欢自己,以为他肯定能马上忘记荻野,我真傻,对曾根来说我只是个学生,是个有着家庭问题惹人怜的学生,所以就对我特别照顾了。
仅此而已。
不是恋爱。恋爱的只有我一个人。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哭了,站在房间的正中间,放声哭了,因为失恋而哭泣的男人像个傻瓜,可除了哭我还能做什么呢?心里仿佛开了个大洞,能用泪水来填满就好了,这样的话或许会稍微轻松一些吧,我可以明白失恋而请假的人的心情了,也能明白失恋而消瘦的人的心情,就连自杀的人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了。
就好像世界终结一般。
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面临更严峻的问题的人多得像山一样,和战争贫困相比,失恋算个什么?虽然我能这么想……心却无法接受。
现在,这个时间,还有比自己更不幸的人吗?
自己喜欢的人却不喜欢自己,明明只是这样,明明这种事很常见,但为什么会这么悲伤,心脏就好像被谁抢走,在眼前切碎一般。
我碰了他。
我亲了他。
我们一起做料理,一起看电影,一起待在同一个房间里。但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
停不了。
泪水停不了。
流到两颊,流到下巴,混着鼻涕一起滴落在地板上,地板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坑,我想就这么溺死在里面,这样的话曾根会哭吧?会因为我的死而伤心吧?
为什么会选择那种男人。
那种暴力男,和他在一起绝对不会幸福。
我踉跄地走到床边。
一头栽下,枕头摩擦着沾满泪水的脸,要哭多久才能平静下来呢?现在两个人已经和好了吧?荻野会抱着曾根吧?曾根会露出怎样的表情被他抱着呢?
“……唔!”
我挺起身,抓住枕头丢向墙壁。不够,还想扔更硬的东西,想听见破坏的声音,什么都粉碎该多好。
不想再见到曾根的脸了,只要看见便会痛苦,连学校都不想去了,不只是曾根,还有荻野在,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我一定要经历这些?
明明是毫无挫折的人生,受好评的律师,也有女人,住在高级公寓里。
明明爱上男老师是天方夜谭。
不想去学校。
不想见到那个人。
不管怎样都不想去学校。
我带着很深的执念祈祷了好几个小时,最后终于哭累了进入了梦乡。
是愿望成真了?还是仅仅的偶然——之后的“return”持续的时间很长。



“return”是在礼拜五傍晚结束的。
从去曾根家的那个礼拜天来算起已经过了五天,不过我并不是很惊讶,因为我保留着朦胧的记忆,仍然不是那么真实,但比以前能看得更真切了。
十七岁的我还是去了学校。
他好像知道三十一岁的自己失恋了,总有些注意曾根的样子,不过并没有很忐忑,那也是当然,爱上曾根的是另外一个自己,十七岁的我一定是在奇怪这种土气的男人哪里好吧?
曾根只有一次向自己搭话。
在休息时间的走廊上,带着别扭的微笑说:“这之前不好意思。”好像考虑了很久,练习了很多次……那样的口吻,听到那种声音的我变得有些苦闷,然而十七岁的久我山功却回道:“什么?”觉得很烦地皱起眉。
“什么意思?”
“就是说……这之前,把你从我家出去了那样……”
“你在说什么?”
冰冷地声音,曾根的表情僵硬了。
“我去了你家?你问题吧,老师,做了什么奇怪的梦了?”
这么说完,立刻掉头走了,曾根表情僵硬,就这么呆呆地站在走廊上,缩着身体,脸色变得苍白。
说了很重的话。
但那也没办法,毕竟这个身体是十七岁的久我山功,突然和三十一岁掉换,喜欢上班主任还是个男人,接了吻,最后还被抛弃了。开什么玩笑?这么想说了很重的话也没办法。
荻野也偷偷摸摸地看向我。
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曾根对荻野说了什么?说了他们关系被我知道了?……不,可能没这么说吧,一定说了那时候只是偶然过来玩的,那也是最好的选择。
晚上,一个人去了街上。
作为三十一岁的我无论如何都想要借酒消愁,至今为止一直都契合着十七岁而生活积累了许多压力,在自己家里喝的话被父母看见又要啰嗦,脸多多少少有些孩子气,但体型上来说还是比较像大学生的,事实上,我进了居酒屋也没有被人出来。很常见的居酒屋,也有很多年轻的客人,不过一个人喝闷酒的倒很少。
我毫无顾忌地一杯接着一杯。
我酒量不差,不过,那是三十一岁的我。十七岁的肝脏仿佛对突然流进的大量酒精吓了一跳,不到一个小时便无法支持了,想去厕所,却踉踉跄跄地无法行走,店员扶着我道:“没事吧?”并不是真正在担心我,而是怕我给店里造成麻烦的声音。
“……没事?”
我嘿嘿笑着。
“失恋了,我很有事!”
“客人,请您振作点。”
“振作不了啊,那是我的初恋,第一次喜欢上的人,世界一下子上了色,又一瞬间不见了……唔……”
“等一下!厕所在这边!”
被拖进厕所,我吐了。
吐完后变得清醒了些,我付完帐出了店门。
在繁华街上我跌跌撞撞地走着,每当路人骂过来时我便会重复着“烦死了,我告诉你!我可是律师!”
难为情得想哭。
在小巷子里撞到了拾荒者,被揍了,明明喝醉了却能感到真实的痛感,好痛苦,眼泪夺眶而出,混着鼻涕流了满脸。
拾荒者走了,我一个人蹲坐在地上。
下起雨来。
这种时候?拍电视剧啊?我抬起头,雨滴打在脸上,正好洗洗弄脏的脸,还能冷却被打肿的脸颊吧,可是擦伤沾湿了却变得更疼,雨一点都不温柔地灌在我身上。
是啊,原来如此。
每个人都是这么的懦弱。
我以为我很有自制力,很理性,不作无用功,只重视效率和结果,于是我变成了广受好评的律师,帮助委托人,其实心里一直想着“精神太懦弱,才会去借钱吧。”觉得那些借了多重债务却还不出来的人是多么的愚钝。摆着一副理解弱者的脸,其实一直在骄傲自己比他们更强更优秀。
“……呼……”
一样,我和他们一样,都是懦弱的人。
大惊小怪,失恋多常见……这种理性的观点很轻易地被悲伤打碎。为什么曾根不喜欢我?为什么他要选择荻野?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骗我也好,说你喜欢我。
只要紧紧地拥抱一次,一分钟也好做我的恋人。
我认真地祈祷。雨很冷。
懦弱。
我是个愚钝脆弱孤独的人。
我并没有太过震惊,恐怕内心深处早就知晓了这一点,只是我没有承认而已,逞强地过了三十一年,但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已经够了,我承认我的懦弱,我想要解脱。
我站起来。
这个身体还是我自己的,如果得了肺炎就糟了,酒也差不多醒了,这点理智我还是有的。
打了车回家。
半夜两点半了,身体很重,好像有些发热,打算快回去睡,可客厅的灯光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停下脚步。
传来说话声。
不,应该说是吵架声更好吧,是父母在吵架。
站在客厅外的走廊上,我迈不出步子。我记得,我记得这个场面,是今天吗?不应该再过一段日子的吗?具体的日子我不太记得了……算了。
雨。
那天的确下着雨。
“为什么我要被你教训!你自己干了什么自己知道,你不觉得厚脸皮吗!?”
“吵死了!你以为是谁给这个家钱的?”
连雨声都无法掩盖的吵闹声,对于介意邻里的父母来说很少见,也就是说他们对于双方的怒气已经一触即发了吧。
我知道两人之后会骂出些什么。
曾经伤害了我的心的话语,马上就要飞出来了。
没关系……站在昏暗的走廊下,我的心中自言自语。已经是第二次了,没关系。已经是大人了,一定不会受那么重的伤的。湿哒哒的衣服贴在身体上很冷,但我还是一动不动地等待着那一时刻。
“你觉得钱是全部吗?只要给了钱做什么都能允许吗?这个家也好,功也好都丢给我!?”
“那你也去工作啊!和我一样赚钱!那我就来管这个家!你肯定很轻松也很快乐吧!偷偷摸摸找侦探调查丈夫的外遇,还和那个侦探约会旅行!你把人当傻子吗!”
“是你把人当傻子吧!还给我!把我的十八年还给我!”
母亲的声音终于因为悲痛而拔尖。
母亲在二十三岁结婚,第二年生下了我。也就是说,现在她四十一岁了。自己还是十七岁的时候还没有长大,以为四十多岁就已经是人生的终结了。实际上甚至有四十多岁还重新起步的人。
现在,我能明白母亲的心情了。
或许还能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吧——这时的母亲一定在这么考虑吧,即使最终要丢弃孩子。
猛然感觉身体上浮起来。
不好,这种特殊的浮游感我体验了很多次,这之后便会袭来猛烈的睡意失去意识。“return”的前兆。
不行,现在还不行。
我拼命地想去踩走廊地板。只有现在还不行,不能变回十七岁的我。
可是,脚底已经感觉不到地板了。
膝盖没了力气,应该扶着墙壁支撑身体的手却什么感觉也没有了,如果能出声的话我会叫:“为什么”吧,为什么要变回去?这里就交给我吧,至少再待十分钟,那样就结束了,就会变成母亲夺门而出,看见什么都听到了的儿子而变得面色苍白的场面而结束,所以,再等一会——。
意识逐渐远去。
最后听见的是谁的声音呢?
是父亲的怒号?还是母亲的尖叫?

我只能将身体交还给十七岁的自己了。
関連記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kyokisama.blog97.fc2.com/tb.php/354-93194185

Comment

lan | URL | 2010.02.05 20:45
那不要糾結了,直接完結跳番外吧!(喂!你不要說這麽不負責任的話!想逃避自虐麽!?
FILYER | URL | 2010.02.06 12:06
啊让我直接跳番外吧OTL
后面离婚的我还真不想翻= =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witter

Twitter < > Reload

プロファイル

安里

Author:安里
どーも安里です!属性は腐女子w
このブログにあるのは全部無意義なひとり言。
趣味は撮影と読書・・かなあ(*´∀`*)
人形とネタバレがあるので、
苦手な方はご注意下さい。




応援

ch-b
spiel
zecca
chiroroom













最新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
タグクラウドとサーチ

kcタグクラウドV1.3
本棚
リンク
全記事表示リンク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