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初恋 01

はつ恋 (ビーボーイノベルズ)はつ恋 (ビーボーイノベルズ)
(2009/10)
榎田 尤利

商品詳細を見る


2010.1.30
更新扫描版有水印插图
无水印大图版小5有,或者直接敲我要吧>x<

2010.1.29
第一章完……
插图手机拍的,将就下|||

注:曾根说的是电影《剪刀手爱华》里的台词。

2010.1.28
新坑,榎田老师的文翻起来好舒服TwT。
这本主力……~和泉那篇慢慢来www

第一人称出没,慎入=w=

不剧透……(做得到吗?orz
于是民那,知道谁是小受谁是小攻吗……噗www

好吧XDD
潜水的民那留言吧,不要大意地勾搭我吧,求勾搭OTL……
初恋

原作:榎田尤利

01

几天前的八月三十一日,我三十一岁了。
也就仅此而已。
没有什么好去特别的感慨,甚至连生日都差点忘记,没什么功夫对周围的人宣扬“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没有对我说生日快乐的人在。这样倒好,反正一一向人谢礼也是件麻烦事,每过一年人就会长大一岁,天天都会有人迎来生日,像这种理所当然的事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乐于庆祝。
尤其女人简直是麻烦至极。
今天好像是前台同事的生日,三点就开始准备蛋糕,生日的那位女同事故意地眨着浓密的睫毛,说着“我已经二十五岁了的说,还是年轻的时候好啊”这种让这个事务所的老板——一名过了五十岁的女律师哭笑不得的发言。由于不想参加无聊的宴会,找了个借口“我不喜欢甜食”拒绝了,结果准备蛋糕的秘书却擅自地决定“啊,那我就去准备芝士蛋糕好了”。
再糟不过了,我最讨厌芝士蛋糕了。
明明是芝士却仍然甜腻实在是恶心得让人无法忍耐,还不如普通的雕花蛋糕比较能让人接受,但是让他们去换回来又挺麻烦得,随它去吧,姑且还是微笑着对那个前台的睫毛怪物说一句“生日快乐”,睫毛怪的脸颊红了起来,是因为她喜欢我的关系。我早就知道了,但我没有向同在一个职场的同事出手的想法,对于觉得恋爱很麻烦所以从没有长时间爱过的我来说职场恋爱是很危险的行为,再说那个姑娘的屁股也太大了。
没有吃芝士蛋糕,回家的路上扔进了便利店门前的垃圾箱里,真是无聊,在职场只要工作就好了,我连自己的生日都很随便,对于别人出生的日子当然也是更加无所谓了。
为了平复现在不爽的心情,我走向六本木。
走进常去的夜总会,经理就一脸微笑地迎了上来,不一会儿就被女孩子们尖叫着“呀~久我山先生~”包围了起来,经理都不得不责备起女孩子们来。
“久我山先生还是一样的那么受欢迎啊。”
“是因为我的职业吧。”
“在知道您的职业前您就很受欢迎啦,上帝真是不公平呢,又是眼镜美男还是个律师,至少也分我点身高吧。”
体型矮小的经理这么说,我淡淡地笑了,就算能分也不会分给你的,我现在身高正好一米八,少了一厘米可就要落到一七零了。
经理带着我去了吧台,“我要琉衣小姐”说着指名了店里人气第一的姑娘,长着娃娃脸的娇小姑娘,不过胸部很大,手臂和双腿也都很纤细的,挺让我满意的。琉衣很快满脸微笑地走了过来。
喝了两个小时左右之后,又带着她出去吃饭。
两个人吃了点寿司,在夜市上散步,琉衣依偎在我肩上,夜色渐晚也没说“该回去了”,这或许是个机会,我试探性地问“累了吧?要不开个房间?”,于是琉衣也很自然地歪着脑袋接下去“只聊天也行吗?”,我也不辩解只是淡然地告诉她“进去了再说”,接着找了个虽然不是五星但也足以媲美的宾馆。
已经指名琉衣很久了,差不多是时候可以和她做了吧,虽说如此,但一进房间就扑上去之后也不知道会不会被说,问琉衣要不要喝酒,她环视着房间回答说只要水就行。
我走过去,靠近那肉感的身体,琉衣呵呵笑着逃开出去。
“那个,琉衣有话想问久我山先生呢。”
琉衣在窗边的沙发上坐下,用指尖拨着半脱的凉鞋,凉鞋上的装饰物在灯光下闪着光。
或许她本人以为这动作很可爱,但我不喜欢这种扭扭捏捏的样子,要脱的话就快点脱,这么想着我将房间用的拖鞋取了过来,琉衣夸张地嚷嚷着“久我山先生好温柔!”,我心里想着怎么都好快点做吧,不过嘴里一字不提,从冰箱里取出依云递给琉衣。
“想问什么?”
“嗯,久我山先生是律师吧?那个,你知道高利贷吗?”
又来了——压抑住内心的牢骚,我推了推眼镜保持着微笑:“哦,是向消费者金融的高利贷啊。”一知道我是律师,就想找我免费咨询的家伙多得让我为难。
“是啊是啊,那个,琉衣呢,做的工作也是需要好多衣服的啦……一不留意就买得多了,只好问三社借了五百左右……这阵子有位客人就问我利息高不高?是不是高利贷?什么的……听那客人说,有人借了高利贷为了还利息钱又再去借钱呢。”
装什么行家,虽然想踢飞那个客人,我还是保持着笑容。
“的确我也受理过这种事件,不过现在比起那个……”
我解开领带靠过去抱住琉衣的肩,琉衣摆出一脸小孩子闹别扭的表情说道。
“那可是大事啊,就算我辛辛苦苦地赚钱,也全都被用来还利息了的说!”
那一开始不借不就好了?
暂且不说是为了生活,要我同情像琉衣这种执迷于名牌而去借钱的购物狂也实在是太可笑了。
一边在心里恶狠狠地嘲笑着,我抚摸着琉衣的头发说“抱歉”。
“是啊,这可是大事,因为琉衣一直都很开朗所以我都没有发觉琉衣的苦恼,抱歉,这样吧,明早起床后我们边吃早饭边谈?”
“真的?”
“嗯”,说着轻轻啄了口琉衣的脸颊。
其实我一点都不想亲那铺满粉底的脸,不过反正也毒不死人,身上的香水味也是我不喜欢的甜味,到时会被汗冲掉的吧,我就这样将她压倒在沙发上,琉衣摆出一副令人生厌的扭捏态度。
“久我山先生……啊……不,……不行……”
什么不行啊,我在你身上已经投资了够多了吧……这么想着嘴上还是说着“好可爱”,手伸向了她的下身。
接着琉衣抓住我的手,嘴唇贴上耳边低语道。
“呐,真的会和我商量吧?”
什么啊,原来是这种念头,还真够厚脸皮的,虽然心情很不愉快但我的脸上仍然挂着微笑。
“是啊。……不过我对这个知道得不是很详细。”
“诶?但我听说久我山先生的事务所在债务事件方面可是强项啊。”
听谁说的啊,内心升起了不悦的风暴,我稍稍离开了琉衣的身体:“虽说如此,不过我担当的是法人方面的业务。”绝对的谎话,今天也为了高利贷的回收做了很久算术。
“诶——是吗?那关于高利贷的事你不了解吗?”
让人火大的女人,我可不想被这种蠢材说什么“你不了解吗”。
总觉得突然眼前的女子变得廉价起来了,那稻草般的头发真扎眼。
“虽说不是专门负责的,但也不是说不知道哦。”
温柔乡的库存也差不多快用完了,刚才还高昂着的欲望有些萎靡的势头,突然觉得有种和这种女人不做也好的感觉。
“那你能帮琉衣咯!”
女人靠过来,我的手碰到了她软软的胸部,我看着身下的女人脑袋里计算着,要是和这个女人过了一个晚上,之后她就会天天来找自己咨询借钱的事,合不合算?绝对是个麻烦吧?
“当然了,如果是为了琉衣的话,我会尽我所能的!……啊,抱歉,你先去洗澡吧,我忘了工作上要打个电话。”
我假笑着说,把琉衣送进浴室。
趁女人洗澡的时候留下一张写着“对不起,有个紧急的工作”的字条,我马上离开了。开什么玩笑,如果给钱的话要咨询多久都没关系,为了吧女免费工作什么的我可不干,不想背后被说小气,我还是付了房间钱,真是浪费,有这些钱还可以去吃顿高级料理。
心情糟糕地回到公寓时已经快午夜零点了。
手机响了。
想着要是是琉衣就无视,我看了看液晶屏幕,显示是“本城大辅”四个字,我松了口气按下了通话键。
“你以为现在几点了?”
抱怨比“喂”更快钻出了口。
“几点?还没过零点呢。”
对方边笑边回答,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以前不知道谁打电话给我,那时可是凌晨两点呢。”
“……你啊,这件事要挂在嘴上多久啊……好吧,又怎么了?你那笨蛋弟弟又去哪里借钱了?”
“不是不是”本城还是笑着。
本城是个长着下眼角,不管何时脸上都挂着微笑的男人,高中时代因为他的和蔼亲切在班里很受欢迎,也深得老师的信赖,为什么这样的他要和自己深交呢?我现在也都不太明白。本城如今有一个加拿大人的妻子,还有个三岁的女儿,他每次和自己见面都会烦人地将放满混血爱女照片的手机给自己看,兴趣是赌马,过去很沉迷其中,不过结了婚之后就开始戒了,他的夫人不喜欢赌博也是原因之一吧。
“有些紧急的事,你还记得曾根吧?”
“不记得”
“回答得真快……就是高二的班主任啊”
“…………啊”
名字似乎有些印象,但是长相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我把西装上衣挂在衣架上,取过挂烫机一边熨着衣服一边问“怎么了?”。
“死了。”
“曾根吗?”
“嗯。”
“是吗,然后呢?”
“明天守夜,陪我去吧。”
“啥?”
不说是照顾过自己的恩师,我为什么要去给连长相都记不得了的老师守夜?而且对我来说所有的老师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他本来是副班主任呢,但是班主任小暮新学期一开学就住院了,所以曾根就突然转成了班主任了。”
“我不记得了,再说了,为什么我非去不可?”
“所以说是让你陪我去啦,我不擅长葬礼和守夜什么的,但毕竟我是班委,小暮打电话叫我去的说……小暮老师照顾了我三年,不去什么的很难说出口啊。”
“你说啊。”
“说不出啦,我可是人格高尚的牙医呢。”
“……去也行,不过你别给我看你女儿的照片了。”
“真浪费,多可爱的孩子啊。”
“几点开始?在哪里?”
虽然对这傻瓜父亲本城有些郁闷,但自己欠本城一个人情,没办法,就陪他去吧。
三年前,救了被蛀牙痛得快死的我的人就是本城。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真心想让别人来帮自己的只有那一回,我和高中时期的同学没什么深交,但和本城却一年要碰头好几次,互相也知道对方的职业是律师和牙医,而且本城很了解我表里不一的个性,即使如此对我的态度也没有什么改变,算是我唯一一个可以毫无隐藏交往的朋友。我参加了他的结婚仪式,孩子出生时也送了礼,就在前一阵还帮他的弟弟咨询了借钱还钱的事。
我记下了守夜的时间和地点,和本城决定了碰头的地点便挂了电话。
冲了个澡后走去卧室,已经是九月了,但还残留着夏天的炎热,我调低了一度冷气,爬上床,取下眼镜放在床头柜上,叹了口气把头埋进枕头里,听着空调嗡嗡的响声回忆着死去的老师的脸,可只浮现出一个茫然的轮廓。
感觉是个瘦小的男人。
不可思议的是我竟然记得他的声音,而且并不是日语,是说着英语时的声音……发音很标准,不过那种有些拔高的声音像个人妖似的,我不喜欢。
说起来……那个老是偷偷瞄着自己的老师,是不是就是他呢?让人不舒服的记忆在脑内复苏了,曾经我还怀疑过他是不是同志。
惨了,现在才想起来已经太迟了,我干嘛要约定去那什么该死的守夜?
芝士蛋糕也好,任意妄为的吧女也好,老师的守夜也好……真是倒霉的一天,明天会稍微走运些吧,小小地期待着我翻了个身。
无聊,人生真无聊,无聊得让人无法置信。
进入了志愿的大学,司法考试也一次通过,也成功地做了目标的职业——律师。在那之后也很一帆风顺,得到了上司的赏识,委托人也感谢我的债务整理,我笑着对委托人说“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咯”送他们出门,然后一关上门,委托人的模样什么的早忘得一干二净。
拜老板“价廉物美”的方针所赐,我的委托人多得如山,虽然不喜欢这样繁忙的日子,但我并不讨厌工作,这份工作让自己觉得有种“正义的伙伴”的感觉,偶尔接受取材,在杂志上登上巨幅照片,或者参加网络上的新闻采访。
我的人生没有起伏也没有挫折。
恋爱也是同样,没有特定的对象,和想睡的女人做爱,不会对事务所的同事出手,万一被周围知道了变成了不得不结婚的情况就糟糕了。我不是个好的结婚对象,我自己也知道这一点,顺便一提的是我是个自我中心表里不一的人这一点我也有自知之明,我不是什么善人,但也谈不上是恶人吧,这种程度的性格不好的男人多得像山一样。
没什么大问题。
我的三十一年都很顺利地过去了,再这样在事务所工作一段时间,存个几年钱后就能开自己的事务所了,虽然说能辩护债务纠纷的律师有很多,但我在世间的评价很不错,一定能够非常顺利的。
明明没什么问题,但为什么会无聊呢?
不,或许就是因为没什么问题才会觉得无聊吧。当人们越过挫折时便会产生巨大的满足感,正是因为失败,所以成功时才会强烈的喜悦。虽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我并不想亲自去面临挑战,我讨厌失败,如果要我失败的话还不如就这么持续无趣的人生。
结果还是想不起来死掉的老师的脸。
随它去吧。
反正明天也能看到遗照。
葬礼的钱怎么办呢?三千块的话会不会少了点?反正我也是陪着去的,以后也不可能见到死者家属,差不多就够了吧。
这么想着,我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下午七点半,在守夜会场附近的车站和本城碰了头。
“哦,律师先生,不好意思啊。”
体型高大的老朋友带着和丧礼不相称的笑脸挥着手迈着大步走来,本城比我还要高五厘米,大学的时候好像是进了橄榄球社团吧,肩膀也很宽,这样一个粗壮的男人手却很灵巧,被他所救的苦于蛀牙的我非常能体会他那精妙的技术。
“我就去烧个香,马上回家了。”
我不太高兴地说着,在这个男人面前不需要扮演什么带着微笑的温柔律师形象。
“知道啦,结束之后我请你喝酒去。”
“那当然。”
“你别露出这种可怕的表情来啊,浪费一副眼镜美男子的好模样。对了,我们已经两个月没见面了吧,最近已经入梅了呢……说起来,六本木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了?你很着迷的那个……是叫琉衣?”
我和本城去那家店喝过几次,不知道是不是对女孩子的喜好相同,本城也说琉衣是那家店里最可爱的姑娘。
“我已经没兴趣了,让给你也行。”
“我也想让你让给我啊,老婆太恐怖了……不过你冷却得真快啊?我以为对方也对你有意思呢。”
我把昨晚的事情经纬告诉了本城,本城捂着肚子大声笑了出来说:“你啊还真是会算计呐!”,边说边拍打着我的后背。这之后就要去守夜的,现在却火热地聊着吧女的话题。
“会算计的是她,女人也不能放松警啊。”
“你啊就是因为这样才交不到女朋友。”
“我随便,我也不想要什么女朋友。”
本城露出一副同情的表情看向我。
“久我山,你有没有喜欢过人?”
“如果肯和我做我就喜欢。”
“那才不是恋爱吧?”
“恋爱?哈哈”
我向本城投去扫兴的微笑,加大了步子,别人的葬礼还是结婚什么的,这种事情真想快点结束。
走了一会看见了会场,是个像公民馆一样的建筑物,渐渐地穿着衣服的人群走来。
“……曾根是怎么死的?事故还是什么?”
突然想起自己连死因都不知道,我问道。就算是没什么兴趣的守夜,也应该了解下亡者的死因吧。
“嗯,好像是病死的。”
“好像是?”
“小暮老师好像也不太清楚啊,对了,老师不来守夜只去葬礼来着。”
“是吗……他几岁了?”
“曾根吗?我想还很年轻吧,我们是他接的第一个班级……大概是四十岁左右吧,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吗?”
“昨天倒是想起了些让人不快的事。”
“是吗?我倒不讨厌他,讲课也很有趣……你想,他一直用电影的台词来上课呢。”
“不记得。”
“也对,毕竟是老早的事了。”本城笑了笑说,“不过我记得高中时候的你啊,真是个不可爱的小鬼,很冷淡凡事都不放在心上,总是一副人生也就如此的表情……让人感觉青春感为零!”
“那是成熟。”
我短短地回了句,走进建筑物中。
在签到处交了礼金,签到处只有一个有些年迈的男人,手法并不熟练,也就是说不是葬礼社的人,我因为工作关系也去过很多次守夜,这次是我见过的规模最小最土气的守夜了,祭坛也很小。
在祭坛旁痴痴地坐着的是母亲吗?
曲着背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看不见表情,在她身边坐着一个没什么精神的中年男子,穿着别着布的西装,我听到他对着好像故人母亲般的女子叫着“姐姐”,看来不是故人的父亲。
我向家属们鞠躬行礼,走上前烧香。
看到遗像时脑海中浮现出了“啊,原来长的是这个样子啊”。
瘦小的男子,不能说很帅,但长得很精致,照片中的男子微微笑着,不知道眼神朝向何方。
——Hold me.
突然脑海里响起了声音。
——I can't.
我垂下眼双手合十,心中稍许泛起些许涟漪。
午后慵懒的教室。
粉笔叩击板的声音,从操场上传来学生们的叫喊声……。
——金说了Hold me,爱华这么回答……I can't.台词很简单,但正因为如此才营造出了让人震撼的效果。
曾根写着有些圆圆的英语字母,白衬衫和裤子……突然复苏的一瞬间的记忆像电影一般在脑中放映出来。
——谁来翻译一下?
带着有些困扰的笑,曾根环视着班级。
然后和自己眼神相会。
是的,眼神相会了,那时候曾根的确看向了自己,我马上转开了视线,不是不想被他点到,这是个很简单的翻译,只是讨厌和他眼神相对,或许比起不喜欢或者讨厌……自己只是不擅长而已。
Hold me.
I can't.
金和爱华。
是个什么电影呢?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是我不知道的电影。
短短几分钟,感到一些时空穿梭般的感觉,我有些头晕。
我烧完香,再次对家属行礼后准备离去,但那个似乎是母亲般的女子叫住了我。
“难道说……是学生吗?”
“是的,以前很受曾根老师的照顾。”
我行了形式上的礼节后,母亲的眼镜红了起来,掏出手帕擦了擦说着“是吗,是学生啊。”,她走向棺木呜咽着“晓芳,学生来了哦,真好,真好呢。”,于是我失去了离去的最佳时机,我陷入了困扰,明明还有别的学生,为什么偏偏就选在自己面前哭出来呢。
我低下头,逃也似地离开了房间。
比自己先烧完香的本城正在隔壁的待客室里喝着罐装啤酒。因为是站餐式的自助餐,估计也就只有些简单的料理和酒吧,房间里不足十个人,都在轻轻地谈着话,我扫了一下整个房间,都是些中老年人,我和本城大概是里头最年轻的。
我不想在这种阴气的地方吃饭,想快点回去,不过本城仿佛在和谁正说在兴头上一样,说话的对象是个穿着色连衣裙的女性,我从这里只能看见背影。
“久我山!”
本城注意到我,朝我挥手。
女性也回过头,是个美人,似乎和我们同岁,有着一头知性的栗色短发。她的大眼睛看着我,眨了眨眼。
不错,我挺直腰杆,向表情微妙的两人走去。

“喂,还认识她吗?”
本城这么说,但我没什么印象,这样的美人应该过目难忘才对。
“……以前在哪里见过吗?”
我带着不适合现在的悲伤场合的微笑问那女性,“是啊”,她笑着回答,“在十四年前。”
“诶……那么是同一个高中的?”
向着认真提问的我,本城笑了。
“看吧,果然不记得了,我也吃了一惊呢,简直变成别的人了,不过头发的颜色还是和以前一样,以前她还老是被骂是不是染过了呢。”
我瞪了眼本城,本城终于告诉了自己“是津田啦”,但是即使知道了名字,我还是想不起来,对着表情困惑的我,短发美女开了口。
“我是津田小鸟”她报出了自己的全名,我对这个有些奇怪的名字有印象,应该是同班的同学,但是班级里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吗?
“啊,是津田啊,你变漂亮了,我都认不出了。”
没办法,随便说些什么混过去吧。
“骗人。”
津田笑着说。
“不记得了吧?久我山从以前开始就不关心别人呢。”
“没有这种事……”
“呐,我们出去喝茶吧。”
女性薄薄的粉色嘴唇一张一合。
虽然她脸上带着微笑,眼里却没有笑,我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踌躇着,本城却兴高采烈地接上话“好啊,就这么定了!”
好像看穿我的迟疑一般,津田用纤细的手指拉住我西装的袖口。
“去吧?”
她声音嘶哑中带着些许性感,被这样请求的我变得无法拒绝。
我们离开了弥漫着烧香味的会场,走向了通往车站的路。
関連記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kyokisama.blog97.fc2.com/tb.php/338-b1579cef

Comment

gira | URL | 2010.01.28 08:42
每次看到这本书都会穿越去几乎同期出版的英田那本……而且也是小山田插画也是第一人称【扶额还能撞得更彻底一点吗
FILYER | URL | 2010.01.28 18:49
我是看到英田那本穿越到这本来……噗|||
英田那本太纠结了,虽然这本也好不到哪里去=w=|||
遙 | URL | 2010.01.28 21:11
等看文了歐吼吼吼~~別故最近猩猩別翻譯到太晚~~*3*
猩猩 | URL | 2010.01.28 21:23
我翻得慢来西的哦YEAH~
最近肯定不会……跟你们去拍照我要累屎
tsuki | URL | 2010.01.30 10:31
勾搭来了>_<
| URL | 2010.02.05 21:46
新书吗?期待~~喜欢榎田尤利的<pet lovers>系列,这一篇也很期待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witter

Twitter < > Reload

プロファイル

安里

Author:安里
どーも安里です!属性は腐女子w
このブログにあるのは全部無意義なひとり言。
趣味は撮影と読書・・かなあ(*´∀`*)
人形とネタバレがあるので、
苦手な方はご注意下さい。




応援

ch-b
spiel
zecca
chiroroom













最新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
タグクラウドとサーチ

kcタグクラウドV1.3
本棚
リンク
全記事表示リンク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