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死神的双子1912-序

我下手了!我竟然下手了=w=
我对和泉下手了……跪

哎哟这两个人哦,小时候哦,真是……拉布拉布啊|||
话说这真的不是兄弟文吗?真的不是吗?!(光看这个序的话还真兄弟www

话说那个什么XXXX斯基……
名字太长了同志……|||
原作:和泉桂



绿色的大地横贯天际。
春天的田野仿佛被牧草盖上了一席柔软的绒毯,到处可见蒲公英随风微微颤动。
远远听见鸟巢中传来小鸟的叫声,太阳马上要下山了。
和牧童们一起着牛的米歇尔听见了优里的叫喊停住了脚步。
“优里!”
优里趴在牧地旁竖起的木栅栏上,用力地挥着手。
“米沙,干完了吗?”
优里的金发在黄昏的照射下闪耀着,甚至有些晃眼。前段日子,米歇尔称赞优里长得就像教会里装饰着的小天使那样时,村人取笑他说“你不是也长一样嘛”。
“接你的人来啦,米歇尔。”
牧童快活地说道,米歇尔点了点头。
“今天就干到这儿好了,快回家吧!”
“谢谢。”
其实还应该再帮着干一会活的,牧童很照顾米歇尔。
“明天还要拜托你咯!”
“嗯!”
米歇尔精神地向牧童告别,快步跑向等着自己的优里。
米歇尔刚想模仿年长的哥哥们跳过木栅栏,栅栏对面的优里就开了口。
“很危险啊,从那里绕过来”
“但是,跳过来的话不是更快嘛。”
“不行就是不行!”
和好动的米歇尔不同,优里不管做什么都很谨慎。双胞胎的弟弟却比哥哥更像大人,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受伤的话,妈妈会伤心的。……回去吧?”
“嗯。”
优里手拿陶制的瓶子,迈出步子。
“尼克莱叔叔那儿的山羊怎么样了?”
“平安出生啦,呐,你把手伸进我口袋里去看看。”
“口袋?”
“对。”
优里微微一笑,两颊出现了可爱的酒窝。
米歇尔把手伸进优里的口袋里,摸到了什么吃惊地将手伸了回来。
掌心里握着的是一枚旧硬币。
“怎么回事!?”
“叔叔给的,我陪了生产中的山羊一个晚上的奖励,用这个的话……”
“就可以帮妈妈买发饰了!”
“是啊是啊,安娜阿姨的店里的那个!”
“一定很合适,妈妈不是很喜欢蔷薇的吗!”
优里吃惊地睁大眼睛——米歇尔好像看透自己一样把自己想说的话接了下去。
“我知道优里想的所有事哦!”
听着米歇尔得意的话,优里嫣然一笑。
“嗯,我也是。”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喜欢优里的人了,当然会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米歇尔的人!”
“我知道啦。”
米歇尔笑着,走向了通往村外的羊肠小道。
“那,快走吧,妈妈要担心了。”
“嗯。”

两人小跑步着,对面驶来一辆马车,兄弟俩纷纷停下脚步。
“你们好啊。”
“明天见,雅克布爷爷。”
老人看到双胞胎,原本愁云满布的脸也变得和颜悦色起来,兄弟俩打了招呼,又急匆匆地向家跑去。
村子里的人虽然不怎么给他们的母亲娜塔莎什么好脸色看,但对她的两个双胞胎儿子却并非如此。
由于领主的介绍,大腹便便来到这个非亲非故的村子的女性的过往很容易便能想象得到。虽说沙俄的村子是几户人家的共同集合体,但外来者娜塔莎却很难融入其中,村民都觉得娜塔莎是个干不了粗活的包袱。现在她在邻居家帮忙家政,靠着少许的收入维持着三个人的生活,明明向孩子们的父亲索要赡养费就可以脱离现在的窘境,但她却拒绝了。
沙俄的产妇会在丈夫外出时用丈夫的腰带包住肚子,穿着丈夫的衣服睡觉,是为了借助丈夫的力量保护孩子。但是,没有丈夫的娜塔莎连这样都做不到,虽然村人经常说着娜塔莎的坏话,但全村制裁并没有持续多久。
不管怎么愁眉苦脸的老人,只要看到那两个可爱的双胞胎,嘴边也会不自觉扬起微笑,双胞胎比村子里的仍和一个孩子都要友善,和蔼,而且可爱。他们很有礼貌,尊敬牧师和老人,也在外面工作守护着他们的母亲,虽然去不了农民学校,不会写字读书,但他们并不觉得羞耻。
娜塔莎以前是贵族家的盥洗女,在那里犯了错被了出来——现在的村人们因为双子开朗的魅力也渐渐不再纠结于这件事了。
春天出生的两人,在“起名日”里取了两个很平常的名字,因为母亲和牧师都希望两人以后能像这名字一般过着普通的人生。
两人都很开朗爱笑,哥哥米歇尔是个大胆的孩子,相反弟弟优里却处事慎重,虽然如此,能区别两人的也只有母亲娜塔莎一个人。

兄弟俩竞跑着到达的目的地是在村外的一个简陋小木屋。
打开门,可以看见房中央放着一个用来做饭的暖炉。
冒着热气的锅子前,母亲娜塔莎正煮着汤。
“妈妈,你可以起床了?”
“没关系吗?”
“今天我已经好很多了,让你们担心了。”
母亲虽然露出了微笑,但兄弟俩都知道母亲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现在即使是起床也都很困难。
即使如此,如果说出口的话也似乎有什么会被破坏一般,两个孩子都害怕去触及那脆弱的一面。
穿着民族服装的母亲的身体,相比去年似乎瘦小了一圈。
“我问尼克莱叔叔要了山羊奶,妈妈喝吧。”
“不用啊,你们喝吧。”
“我们回来的时候喝过一点点啦,很有营养的,妈妈喝吧。”
优里和米歇尔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娜塔莎看着他们微笑着。
“谢谢你们。”
娜塔莎停下手中的活,坐在椅子上,啜饮着木制杯子里倒着的羊奶。
“怎么样?”
“很好喝啊,得去和叔叔道谢呢。”
“嗯,所以妈妈也要快点精神起来哦!”
“妈妈会的。”
娜塔莎笑着,她的金发在暖炉的火焰的照射下闪着光。
漂亮的碧瞳,好像蓝天般清澄。
“我真的好幸福,米沙,优里。”
娜塔莎轻声说着,伸手卷住趴在自己双膝前的两个孩子,紧紧地抱着他们。
“有这么好这么温柔的两个孩子,不感谢上帝可不行呢。”
“是啊,妈妈。”
双胞胎天真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我去准备木柴,还不够对吧?”
“那我就去打水来!”
两人纷纷跑出屋外。
“太阳已经下山了啊,你怕吗?”
“没问题的!因为优里在我身边嘛。”
“我也不怕,因为有米沙在!”
米歇尔和优里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两人紧紧相拥。
——我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
直到那个使者的来访为止。



由于下雨早早地结束了工作回家的两人停下了脚步,家门前停着一辆从来没有见过的豪华马车,车夫坐在驾车席上,头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
到底有什么事?
米歇尔和优里互视着对方,接着偷偷地从外面看家里的样子,狭小的屋子里站着一个穿着华丽的衣服的中年男子。
“所以,为了您的孩子的教育我们希望送他去圣彼得堡。”
从破掉的窗子的裂缝中,孩子们听到了这样的话。
圣彼得堡是这个帝国的首都,沙皇陛下所在的地方,乘马车的话要花上两天。
“教育!?说得好听!那个人在想什么我都看透了!”
看见平常一直很文静的母亲发怒的样子,米歇尔和优里都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而且,继承人死了就要把优里和米沙……米歇尔他们其中一个送过去什么的……我的孩子,不是你们的物品!”
“这我自然知道。”
男子并不为娜塔莎强硬的话语所动。
“您难道要将有着伟大的奥尔洛夫公爵家血液的子嗣,屈居埋没与这种卑微的地方吗?送去圣彼得堡的话,就能接受最好的教育,我们也会为您付您的治疗费。”
娜塔莎陷入了沉默。
“就算这样……就算这样,也只让米歇尔一个人去是在是太残酷了!”
她用双手捂住脸。
双胞胎听到这里,终于了解了状况。
公爵家的继承人死了,于是就要双子——而且只选一个人让他去继承公爵家。
“请想一想,难道您想把他埋没在这样的乡下地方吗?”
米歇尔猛地推开门冲了进去,优里慌慌张张地跟在米歇尔身后追了过去。
“米沙!”
娜塔莎似乎吃了一惊,用米歇尔的昵称叫道。
“哦?你就是米歇尔吗?我是奥尔洛夫公爵家的代理人卡姆辛斯基。”
“……”
米歇尔用充满敌意的眼睛盯着白发的男子。
“不要害怕,听我说,米歇尔。”
和对娜塔莎时不同,他的话语变得稍微有些柔和。
“奥尔洛夫公爵——也就是你的父亲,米歇尔,他说想要领养你,总有一天,你就能继承奥尔洛夫家的所有领地。”
“我不要!”
米歇尔怒吼道。
米歇尔他们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公爵,而且也有着妻儿。也知道他的妻子嫉恨娜塔莎,将她驱逐至公爵广大的领地的最尽头的事。
谁会要去那种人那里。
而且,还要和优里和母亲分别。
“我不要!我哪都不去!”
“米沙……”
娜塔莎怒气消去,脸慢慢变得苍白,她喃喃道。卡姆辛斯基仍然面无表情地继续。
“但是,你的母亲患了心脏的疾病,这样下去也无力兼顾你们,只要你去奥尔洛夫家的话,你的母亲就能进入一个好医院接受治疗。”
“……”
米歇尔瞪着卡姆辛斯基,一步一步向后退,接着和站在门口的优里擦身而过,从家里飞奔而出。
雨不停地下着。
“你就是优里?”
优里不说话只是点了头,卡姆辛斯基笑了。
“和传言一样,简直是天使一样漂亮的双胞胎。我也不忍心分开你们,但是,奥尔夫洛家也强烈要求只能带一个回去,我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
优里仍然沉默着不说话。
卡姆辛斯基看着优里气愤的目光,耸了耸肩“看来今天是没办法了”。
“优里,你们在村子里很受村人的喜爱吧?你不想让你重要的米歇尔受到良好的教育吗?你不想让他在皇帝陛下的身边,作为政治家,或者军人为国家工作吗?”
诱惑的话语似乎触碰到了优里内心的深处,优里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沉重。
“好好想一想吧,优里。”
优里不做声也不点头,只是紧紧地咬着牙。


半夜时分。
平常的时候早就进入梦乡的两人只有在那一天连到了夜枭打鸣时都没有睡着。
“——我哪里都不想去啊……”
米歇尔在床上嘶哑着声音说道。
“我不想离开优里。”
“我也是,米沙。我也讨厌和米歇尔分开。”
两人的眼里慢慢地渗出泪水。
但是,是为了米歇尔的将来啊。
豪华的马车来访娜塔莎的家引起了村人们的注意,村人们很快就知道了卡姆辛斯基的来意。
每个村人都这么说。
米歇尔非常幸运,这样的奇迹肯定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把这机会笑着拱手让人的弟弟真是懂事啊。
“但是,米沙你应该去……”
“优里你难道不要我了吗!?”
“怎么可能呢!”
优里拼命地摇着头。
“这里是个小村子,我们能做的工作只有一点点,现在我们还是小孩子所以能够融通……但是等我们长大了,很快就会找不到工作的。”
“…………”
“那样的话,还不如分开。而且我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妈妈!”
米歇尔无言地咬紧嘴唇,快哭出来似地注视着优里,优里却装作没有看到一般,努力让声音不哽咽继续说着。
“我也最喜欢米沙了!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米沙!所以不想分开啊!”
优里紧紧地抱住哥哥,哥哥的身上有牧草的味道。
“但是,为了我们自己,现在必须忍耐啊……”
“…………”
“长大之后一定会有机会再见的,如果继承了奥尔洛夫家,见面这种事很简单就能做到不是吗?”
米歇尔含着泪看着优里,最后放弃一般地点了头。

“真是天空不作美。”
卡姆辛斯基抬头看着天空,自言自语道。那一天下着暴雨,米歇尔还是不得不按预定出发。
米歇尔铁青着脸坐在马车的后座上,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优里和娜塔莎。
米歇尔从没有想过会有一天离开这个家。
最爱的优里。
自己心里所想的,无论何时优里都能够明白。即使没有语言也能心灵相通,互相信赖。
而现在竟不得不要离开这样的优里。
还有,最爱的娜塔莎。
要离开永远疼爱着自己的慈祥的母亲,身体好像被切开一般的疼。
“优里……妈妈……”
“保重,米沙……”
露出勉强的微笑,优里的眼睛红红的,好像兔子一样。
刚想这么说,一想到自己也一定是那样的眼睛,米歇尔就嘲笑不起优里来了。
“这个。”
优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信封。
“这是?”
“是信,信封是从牧师那里要来的,写信的格式也请他教了我。”
“…………”
“可能有单词拼错了……但是,可以给我回信吗?”
“嗯!”
这是出生后第一次优里做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这样想着,米歇尔的胸口就一阵骚动。
简直就像暴风雨的前兆一般。
“妈妈也……再见了……”
从马车上探出身体,在母亲的脸颊上落下了吻。娜塔莎的瞳孔里又渗出了泪水。
“那么,该出发了,得尽快到圣彼得堡才行。”
卡姆辛斯基说着,三个人这才分开,依依不舍地看着对方。
车夫挥动鞭子,马车动了。
车轮发出嘎啦嘎啦的响声,优里一言不发地注视着。
然而。
突然,“米沙!”,优里的喊声传来,米歇尔猛地回过头。
透过起了雾的马车玻璃,米歇尔看见优里朝自己跑来。
猛烈的大雨,泥泞的道路,优里拼命的跑着。
他就这么拼命地追着马车,突然被坑坑洼洼的路面绊倒,摔了下去。但是,他立刻爬了起来,满身泥水的优里继续跟在马车后跑着。
“优里!优里!”
米歇尔不断叫着,可马车却丝毫没有放慢速度。
以孩子的脚程,是追不上马车的速度的。
优里的身影渐渐变小,终于,马车进入了森林后便再也看不见了。
“……米歇尔少爷”
“是的”
“和家人分开的确很难受,但也请稍稍忍耐。”
卡姆辛斯基一尘不变地用那稳重的语气说着话。
“那个村子对你们两位来说太过狭小,对你们两位这么美丽显眼的大人来说,这样生活下去只会变得更为艰难,分开生活才是最好的选择。”
连这个人也和优里说了一样的话来劝说自己。
“…………”
虽然米歇尔点了头,但也并不是接受了他的观点,米歇尔仍然一言不发。
再说什么也已经没有用了。

村子里的人谁都没坐过的豪华马车,车身带着纹章,澄亮乌的马毛,马车座位的皮革的质感也好得令人不敢置信。
可是,却一点都不高兴。
一想到今后就要和优里还有母亲分开生活,米歇尔不禁流下眼泪。
和母亲娜塔莎分开固然悲伤,再加上要和出生开始就从来没有分开过的另一半的自己生生撕开,更是痛得心碎。
优里不管什么时候都在自己身边,从来没有喝自己分开过,吵架也连一次都没有过。
第一次爬树,赛跑的时候,在河里游泳的时候……身边总有优里在。
米歇尔的脑中充满了优里。
而优里也是同样。
沉默的米歇尔的耳朵中,传入了马车的车轮规则旋转的声音和雷鸣声。
雷声大得似乎能中断人的思考,米歇尔不由抬起了头。
出发的时候雨势就很大,但米歇尔没发现天气竟已恶劣到了这个程度。
这样的天气要通过去圣彼得堡的山道是很危险的。
但如果不通过,到了晚上山里也会有危险的猛兽和山贼出没,所以必须尽早到达圣彼得堡才行。
“不行啊……”
卡姆辛斯基的表情变得阴沉,看了看窗外的情况。
大粒的雨水不断敲打着玻璃窗,狂风吹过树木猛烈地摇晃着,能听到轰隆隆的水声,下面或许有条激流吧。
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安,米歇尔握紧自己的双手。
——没问题的,米沙。
要是平时优里就会这么告诉自己,可现在优里已经不在了。
“看来在这里停下比较好,这之后的路况应该会更糟。”
卡姆辛斯基刚想对车夫这么说,伸手去拉车中的呼叫铃铛时……
就在马车的附近闪过刺眼的白光,停顿了一拍后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雷声。
好像要震聋耳朵般的响声,米歇尔不禁举起双手捂住耳朵。
就在这时,似乎受了雷声的惊吓,马惨烈地嘶叫起来。
马车一下子往右边倾去。
“哦!哦……冷静下来!”
车夫安抚马儿,可来不及了。
又一次,天空落下白光。
锐利的马叫声后,米歇尔乘坐的马车大幅度地震动着,而这次却是漂浮着的感觉。
坠落了。
————优里……。
最后脑中浮现的,不是其他任何人事物。
是这个世界上最爱的存在。


……真可怜。
……一定是因为把关系那么好的双胞胎分开,遭天谴了吧。
……你听说了没?掉在谷底的马车里没发现米歇尔的尸体。
听着村人肆无忌惮地传言,去商店买完东西的优里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向家。
米歇尔他们乘坐的马车遭遇事故坠入河川中,从那残骸中发现了车夫和卡姆辛斯基的遗体,但却没有米歇尔的尸体,或许是被急流给吞没了,亦或许被野兽吃了,警察们是这么说的。
警察和奥尔洛夫的雇人也在下游的村子找过,可仍然没有找到米歇尔。
这十几天,优里都请了假没有去农家干活,但一直这么休息下去是不能生活的,得紧忘记悲伤,快点投入工作才行。
——忘记?就算想忘记也忘不了。
原来失去另一半,是如此的痛苦。
喜悦与之前减半,悲伤却似乎加倍一般,优里甚至找不到他活着的实感。
娜塔莎的话也一下子比从前少了,总是一个人暗自神伤,优里为了安慰她甚至故作开朗,可她仍然想着米歇尔以泪洗面。
优里慢步走在夕阳下的道路上,眼眶渐渐湿润。
就在一个月前,米歇尔还站在这里。
总是手牵手,一起走着。
忍耐一般,优里快咬出血似地咬着嘴唇,但仍然不起效果。

优里边哭边回到家,此刻印入他眼帘的是一辆豪华的漆马车。
和那天一样的马车。
——难道说!
“米沙!”
优里飞也似地奔回家,而迎接他的是一名穿着华丽的绅士。
“你就是优里?”
一个刻意的俄罗斯式的拥抱礼后,优里愣住了。
“…………”
没有印象的金发,好像湖水一般的碧瞳。
这个人是谁?
男子对着露出警戒心的优里优雅地说道。
“我是你的父亲,优里。”
“请问您有什么事?”
优里露出比往常要强硬的表情,有意地使用了礼仪性的敬语。
说是父亲?鬼才会信。
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对方,谁会相信他就是你的父亲?
“我想让你成为我奥尔洛夫公爵家的继承人。”
那人用不符合自己穿着的语气低声下气地说。
米歇尔死后就是自己了吗?
自己结果还是变成了交易的物品了啊。
即使用那种温吞的语气说话,我也不会上当!
“我哪里都不会去的!”
优里挺起胸,毅然决然地说。
而且如果自己去了的话,母亲该怎么办?
谁来守护她?
“原谅我,我没想到你们的生活会变成这样……”
“并不是因为这个。这里是我最重要的故乡。”
优里克制不住怒气。
缝隙里会漏进寒风,即使有暖炉也不能使整个家变得温暖,这样一个简陋的小屋在村子里比任何人的房子都要破旧。
没有什么好的家具,也没有会客的空间,但是,这里永远都是自己的家。
“我会送娜塔莎进圣彼得堡的疗养院的。”
奥尔洛夫公爵微笑着。
“…………”
“我没有恶意,可以来我这里吗,优里?”
米歇尔。
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的优里的心仿佛被挖开了一个大洞。
其实一直都很后悔。
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追到最后。就算浑身是泥,伤痕累累,只要追上去留住他的话,米歇尔也不会遭遇事故。
“我……”
“现在米歇尔走了,能守护娜塔莎的只有你了不是吗?”
奥尔洛夫的话语让优里吃了一惊。
“你要变强,优里。”
变强。
变得能保护最重要的东西那样的强。
优里抿紧嘴唇。


十二岁的那年秋天,优里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
那,亦就意味着童年的终结。
関連記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kyokisama.blog97.fc2.com/tb.php/330-ceabbaf7

Comment

Gin大伯 | URL | 2010.01.23 20:05 | Edit
乃 乃果然下手了……
不是说先翻姐夫的[指]
话说那乃几时才能借给我啊 乃自己要翻的话orz
难道乃那么高效?!
哎哟喂 话说我其实想下周一就去辞职……实在太无聊了= =
FILYER | URL | 2010.01.23 20:50
我下手了UHIHI~
姐夫那个不行啊……我不敢染指姐夫|||OTL
我其实还是挺高效的|||反正这个假期肯定能借你就是了=W=~
摸摸,你去吧……然后来和我一起翻=W=
Gin大伯 | URL | 2010.01.24 19:03 | Edit
我就知道乃的目的是拖我下水……
可是我家母亲大人似乎不同意我请辞……
除非我去做社工orz
人生啊[远目]
请帮我想个解脱的方法吧~~~!!!
FILYER | URL | 2010.01.24 22:32
是吗。。orz|||
我想不到Tw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Twitter

Twitter < > Reload

プロファイル

安里

Author:安里
どーも安里です!属性は腐女子w
このブログにあるのは全部無意義なひとり言。
趣味は撮影と読書・・かなあ(*´∀`*)
人形とネタバレがあるので、
苦手な方はご注意下さい。




応援

ch-b
spiel
zecca
chiroroom













最新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
タグクラウドとサーチ

kcタグクラウドV1.3
本棚
リンク
全記事表示リンク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